写文章
鹰爸工坊
2020-04-21 16:56

(鹰爸原创)面粉都涨了,面包能不涨吗!?

鹰爸在4月13号的一篇文章里面谈到,关于熔喷布涨价的问题。

(原创)布,布,不!

(原创)布,布,不!(原创)布,布,不!https://ask.imiker.com/question/339041

没想到的是,在3天前,人民日报也上了类似的文章:

人民日报.png

“熔喷布掘金热”乱象:发国难财者必受严惩 - 口罩,疫情,扬中市,万元,国难 - 人民日报 - 汉丰网http://www.kaixian.tv/gd/2020/0420/791416.html

文章中指出:“半年里熔喷布的价格从不到2万元一吨,一度狂翻40倍涨至70万元一吨”,甚至还用了“发国难财者必受严惩”这样严厉的字眼。

国难.png

我们知道,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KZ等防护产品的需求暴涨。这个火爆的情况,也从国内燃烧到了国外,遍布全球。加上之前“郭嘉”对KZ价格的严厉打压和不理智地大批就地转产企业风潮,导致了国内的KZ价格是一落千丈。

中国消费者经历了“一罩难求”到现在的唾手可得。民用口罩从高峰的几块钱到现在最便宜的3毛钱。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口罩工厂正在经历“放血一般”的洗礼。

更令这些工厂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之前很多去到国外的KZ被各种假证,退货潮,弄得“郭嘉”在国际上的信誉一落千丈。

于是就有了各个“有关部门”全力上马。政策今天改一下,明天改一下,今天塞一下自己人,明天剔除敌人。最终的结果就是导致了好多的货被卡在了海关。不论是正品,次品,全部统统打回重做。没有“郭嘉”正规文件,不管你做了多久,是不是不在国内销售,你现在通通要按中国的《医疗器械管理条例》来执行。

问题是,这个条例,很多的老牌的出口企业以前根本不用,特别是只做外贸的企业根本没有这个东西。先不要说这个条例里面有多少的内容是让本国的从业人员看了就想要“……¥%#%@#¥¥#¥#%#¥……&%&*……#¥%@#¥#¥@#%#¥%#¥%#@¥%@#%……&¥%……#¥%@”的,如果按照这个条例里面的内容进行管理,那么,这些外贸企业都可以洗洗睡了。

中国.png

很多地方的具体表现就是各个地方的药监器械部门开始疯狂的加班。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不符合中国标准,那不符合中国标准。

整改,整改,整改。没有官场Buff加持的外贸企业只能是一眼懵圈地看着自己本来好好的CE认证体系,ISO认证体系,NIOSH体系被这些外行人弄得“乌烟瘴气”而无可奈何。

那些有Buff加持的,本来就有国内、国外生意的那些工厂,在经历了“迷一般的混乱”后,马上又重新恢复了出口。然而那些临时转产,地方政府背书的企业们,除了那些自用飞机来运输的以外,其他的,全部都卡在了海关那里。至于那些用假证的,基本上全部被没收,销毁,甚至是面临被罚款、起诉。

纯粹外贸型的,只能厚着脸皮找有关领导特批。这当中又是各种的“&¥%……#¥%#@¥%#¥%&……¥#&%……¥%……&%…………¥#%……&%……*¥@¥#……%¥&#¥@¥@34#¥%!#@%@#¥%¥%#&%&%¥56435653453%&……¥%&@#43@……¥%&¥%……#¥%。

这样的客观现实,就导致了众多的医疗物资,全部卡在了各地海关的仓库里面。

国内的消费者已经是经历了“一罩难求”到现在的“唾手可得”。国内的厂商们在国内市场上是从一开始的“日进斗金”到现在的“割肉离场”。

国外的民众正在经历我们之前的“一罩难求”。国外的厂商正在面临转产的阵痛。

对于本来就有出口资质,国内外通吃的大厂来说,所有政府层面上的“整治”,其实都是一个个涨价的信号。一般的经济原理是价格是按照供需关系来做调整的。当供应端的数量急速下降时,商品的价格就会上涨。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小伙伴们问鹰爸,为什么鹰爸合作的工厂都涨价的根本原因。

国内的价格在下降,那些不合格的产品价格在雪崩,但是正厂正品,价格在跳涨。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在这场全球人们买KZ的运动中,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从万众转产做KZ到现在KZ行业“血腥整合”。逐利的“裙带资本”其实才是这整场闹剧的唯一获胜者。

裙带.png

就从目前最火的熔喷布说起吧。目前合格合规的KZ厂家正在经历“一布难求”,防护口罩“芯片”熔喷布,已经成为了市场上最抢手的原材料。

鹰爸合作的民用口罩工厂,在外面找到的标99的布,回来实测才有45。4月13号的时候,鹰爸才说过99的布已经60万/吨了。到了4月16日,熔喷布一度报出67万/吨的价格——也有业内小伙伴们表示,熔喷布的价格基本已经在70万/吨以上,而且还是要靠着各种“关系”才能拿得到货。

生产熔喷布的公司也表示:现在公司的熔喷布已经爆单,无法再接单。这样的信息不仅对事情没有帮助,反而是让“裙带资本”如获至宝阿。

人民日报发文指出,熔喷布的价格并不完全受供需关系的影响,其中有不少人为因素——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炒作紧缺等。

但是它没讲的是,谁在这些“人为因素”的后面。如果你仔细看,真的敢看,敢查,都是可以看到“裙带资本”的影子的。

根据第一财经调查显示,3月底4月初国内的熔喷布日产能达到两百吨左右,可以满足两亿只平面口罩或者六千万只医用防护口罩的需求。

但很多口罩生产商均表示买不到熔喷布,其中原因是中间商或买断或囤货,并层层加价,导致很多口罩生产商从正规渠道拿不到货。

翻翻你的朋友圈,这一段时间以来,是不是有不少声称有货源的个人在微信群、朋友圈公开售卖熔喷布?

在他们发布的信息中,是不是常常会带有余货所剩不多,先交定金先得的字眼?是不是宣称,可以直接与中石化签订合同?或者去中石化的仓库里提货的?

中石化虽然已经通过多个渠道多次发布“官方辟谣”,例如,在4月16日,中石化在其微博上面说道:“按照政府统筹,公司熔喷布全部定向供应口罩厂制作口罩,不对其他企业和个人销售,防止中间商囤积投机倒把赚差价!凡是以中石化员工名义或者打着中石化名义出售熔喷布的,全部为招摇撞骗,大家注意,欢迎举报!”

为了让大家相信中石化的官方辟谣,中石化还进一步透露:它的熔喷布日产量才达到16.5吨;即使到5月底,中石化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全部投产,再加上控股企业的5吨/日产能,中石化熔喷布产能也只有35吨/天。这个数字和网络上、朋友圈中到处流传着大量出售中国石化熔喷布,动辄百吨的消息相去甚远。

即使是类似中石化这样嘶声力竭地”辟谣“,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中石化的“官方声明”呢? 

公安部在近日发布消息,针对倒卖生产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犯罪活动增多的情况,公安部部署开展专案打击行动,共破获案件2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涉案金额3445万元。

09be6f5bdf2e36f21e5ff619fafb2956.png

倒卖生产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犯罪活动倒卖生产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犯罪活动https://www.mps.gov.cn/n2253534/n2253535/c7163417/content.html

在公安部通报的典型案例中,犯罪嫌疑人涉及广东、浙江、河南、山东等多个省份,通过低买高卖的方式,几倍甚至十几倍地哄抬市场价格,其中一个来自河南的案例,单笔交易价格涨幅达13倍。 

公安部甚至还在通告中正告那些企图投机倒卖防护物资、伺机发“国难财”的不法分子悬崖勒马,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类似中石化这样的大型熔喷布生产企业都是定向销售,那大肆在网络售卖的熔喷布又来自哪里呢?其实新冠疫情爆发后,特别是在“郭嘉”严厉控制KZ价格之后,小型熔喷布生产企业数量发生井喷。

让我们的眼光转到江苏扬中市,这里被誉为新冠之后的“熔喷布之乡”。

熔喷布.png

截至4月10日,扬中登记注册的涉及熔喷布生产、销售的企业为867户,这800余家企业几乎全部是在疫情发生后新注册或变更经营范围的。也就是说,这些企业都是就地转产的。

官方表示:“由于有大量小规模企业和个体经营户的存在,使得扬中熔喷布的实际产能难以统计,官方据估算日产能约70吨左右。” 

针对熔喷布生产的乱象,扬中市提出:“利用家庭作坊进行生产的,一律取缔;没有合法合规生产经营手续的,一律关停;存在安全隐患、环保不过关的,一律停业整顿”。

直接的结果就是截至4月15日晚,扬中全市所有熔喷布生产经营企业已经全面停产整顿。

同日消息,常州市新北区孟河镇市场监管部门对全镇27家熔喷布企业进行随机检查,后发现27家企业中,24家无制定标准,25家涉嫌超范围经营、生产“三无”产品,生产“无标”产品。

这间接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价格.png

还记得鹰爸13号的文章说99的布要60万吗,就在扬中和常州的消息传出来后,全国的布的价格就地上涨10万,直接破70万了。

根据鹰爸手上的数据调查显示,近1个月来,差不多有10万家小型作坊开始进入熔喷布的生产领域。这些小作坊散布在全国各地。扬中和常州的整顿后,这些作坊又转移到了安徽、江西、山东等地。

熔喷布正式进入了“全民游击战”的时期。

“郭嘉”本来好意的“整顿”,反而使得更少的货能够出现在市场。根据媒体的报导,就熔喷布相关问题,市场总局已向多个省市的市场监管局下发紧急通知,要求确保市场价格稳定,维护市场秩序,检查质量。

从上面的例子,你能看到多少“裙带资本”的影子呢?更多的监管能对付的仅仅是那些没有官场Buff加持,想要谋求生路的“小作坊”,那些有官场Buff加持的,有“裙带资本”扶持的,早早收到了消息,出货走人了。

目前针对熔喷布的整治行动仍然在进行中,随着相关部门对不法行为的打击,很多的人也期待熔喷布的价格和质量早日回归正常。

其实如果类似中石化这样的企业,除非能从根本上解决熔喷布的产量问题,否则随着全球疫情发展,全球熔喷布的价格还是会“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地持续上涨。

即使能够在把熔喷布在市场标价2万,那么能拿到这样价格布的人?

是不会还会是各色的“裙带资本”?如果是这样,那么“有关部门”是不是都是在进行一场自我的追逐的游戏呢?

在鹰爸看来,与其去费劲心思去做低效率的“整顿”,不如大力加强对熔喷布师傅的培训,以及加大对这些“小作坊”的扶持,提高这些“小作坊”的质量和产量。这其实是长尾理论(The Long Tail Theory)具象化的表现。如果能够整合这些产能,那么至少可以做出更多更好的合格的熔喷布。

工艺.png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中国绝大多数的历史时期都不是一个工业国家,我们的工业化远远没有彻底完成。

虽然在很多的方面都取得了“傲人的成绩”,然而我们的工业化事实上还处于非常落后的阶段。有大量的大企业还处在“来料加工”的阶段,更不要说“小作坊”了,这些“小作坊”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一个个迫切需要开工养家的家庭。

不要忘了,苹果,索尼,丰田,微软,HP,特斯拉,亚马逊都是曾经是别人看不起的“小作坊”。

“小作坊”需要的是些许的资源,需要的是订单,是技术支持,而不是严厉的监管。一个小作坊消失了,也就意味着靠着小作坊赚钱养家的人没有了活路。很多大型的企业,一旦离开了这些“小作坊”,很快也就转不起来了。

全球.png

真理的普遍性绝对不是以人类意识为转移的,那块“人定胜天”的石头,好像已经从海边上消失了。

人.png

就像大禹治水,只有真正意识到我们目前的处境,用疏导和建造的办法,才能真正解决熔喷布或者类似问题。

一味地堵,在大禹之前造成多少的灾难,大家可以回去翻翻书,鹰爸我就不说了。

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大家加油。


鹰爸工坊

2020年04月21日15点30分

P.S. @阿拉蕾小编 ,鹰妈让我问你一下,什么时候才给火钻阿?这篇应该值很多的良心分吧。


e706a5c23e05e2ab91cc09f49bf969ef.png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5)
最近
最早

鹰爸工坊

07年毕业于Otago的信息系,之后来参与制作做smartpayroll的原型。回国后一边考着各种证件,硬生生地从一个信息分析员,程序设计师变成了拿到牌照的视光师,心理咨询师,目前从事教育,市场开发。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