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栗子同学
2020-09-14 21:54

集结号的闲扯淡


editor_bg.png



二刷完《集结号》了。
最后的一幕,九连连长谷子地正忙着把战友的尸体安防回地窑里。
指导员王金存记录下最后一个死亡人数,抬头问了一下谷子地,“连长,我没给你丢人吧”。
谷子地摸着王金存的头说下辈子还做兄弟,随后王金存就炸了地窑。
印象很深刻的是,王金存脸上“安详赴死”的眼神和麻木的表情。

第二次看,比第一次哭多了半包纸巾。
其实能理解为什么谷子地那么地偏执一定要找到战友们的尸体。
不然没人证明他们是牺牲的,记录在档案的是“失踪”,而不是烈士的荣誉。
除了是因为内疚之外,还有就是委屈。
那种无处伸冤的委屈。

这部电影很出色,主角配角的演技和制作都在线。

昨晚弟弟看我一边哭,一边看战争片的时候,像看到新大陆,问我怎么了。
其实一般人都应该理解不了以前的人的一些特殊的感情,包括我自己。
人的行为都会带着ta这个时代所属的特性,不管是红色,还是朋克。

有时候,我也能共情。
随着心智成长,也会逐渐理解了一些人和事。
从愤青,到收缩自己的棱角,理解一些复杂的心理和行为,或者自己也渐渐成为自己当初不喜欢的样子。
以前我也不喜欢政治历史那些东西,觉得怎么都这么地官方套话。
不理解,不认同,无知的样子特别地无畏。

现在调了个个,我想去了解过去的历史。
过去的人的思想、事迹、我们的文化和历史,会让我有感受到一点“不服输”的力量。
睡之前,习惯一边收拾,一边听喜马拉雅,历史,一战,长征,抗日战争等等。
越了解,越着迷吧。

但只能自娱自乐。
身边很少有这方面共同爱好的人,大多人就是跟我弟一样,像看新大陆一样看我。
很正常。
要是以前的我看到现在的自己,也是看新大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变化还挺大。
也不是因为疫情。
就走着走着,突然一回头发现,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已经太多不一样了。

就连跟我妈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还会开玩笑调侃她。
上一次说到国庆回家的事情,我问她上不上来,她说不上来了。
我说弟弟国庆不回家,她就说可以找时间上来看看我们。
当下就开玩笑说,我不回家又没见你上来看我,你儿子不回家,你就会去看他。
她立刻就很认真去解释说,她很疼我的,绝对没有偏心。

其实我真的无所谓答案了。
就是开开玩笑,或者说是另一种形式的撒娇,作一下,等对方接着。

什么时候开始,当敏感的伤疤可以变成玩笑的时候,往事就真的过了吧。

下午高中同学跟我说最近看武志红写李诞的文章很不开心。
我很久之前就没关注武志红了,他的心理学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看下去,没好处。

李诞也好,脱口秀演员也好,这些人带来很好的喜剧效果。
背后的东西,就是悲剧。
我们需要去同情他们吗???

作为观众,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能够做到一定成就的人,谁没有深夜痛苦抑郁的时刻呢?
这个几乎是必经之路吧。
我现在最不会有的一个想法是不公平。
不管别人跟你是平等竞争,还是别人是人民币玩家买了装备。
其实都不存在公不公平的。
很多不公平的想法,大多源于你有一个假想敌。

敌人永远只有一个而已,就是自己。
当然这个胜算,就更悬了。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栗子同学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1)
最近
最早

栗子同学

外贸3C配件行业,创业中,日常分享一些外贸干货和个人感悟,期待更多的人同行在路上......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