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Lee小侠
2021-01-10 16:14

原生家庭和我 - 走出迷雾

「此篇仅仅记录自己的内心历程,没有干货和笑料...」

2020年我过得似乎挺惨的,工作上,业绩未达预期,也放弃了一个上升的机会;生活里,爷爷和养的狗Ricky相继在10月和11月离世,因为在异地工作,来不及赶回家,都没有留给我最后道别的机会。

由于疫情对行业的冲击,多个重要客户取消项目,于是20年的工作上不及19年年底预期的那么忙;这个空隙,让我着实在上半年焦虑、迷茫了好一阵子。白天醒来不想起床,晚上迟迟不想入睡,也不爱跟周围的人交流,严重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抑郁了。

但也是这个突如其来的空隙,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学习外贸工作以外的东西,比如开始学习理财、看更多主题的书(也是看书最多的一年)以及思考更多关于生活和人生的问题。如前面所说,今年于我,似乎不是一个“得到”的年份,更像是一个“失去”的一年,然而,纵使没有得到升职,但是看清了哪些人是不可深度合作和交往的;没有拓展新的、重要的关系,但是却认真地审视了现有的关系 - 包括对于每个人都非常重要的、与原生家庭的关系。

在前面的很多年人生里,我都没有很仔细地审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一直都是粗糙地活着;粗糙地工作,栽了跟头也不知总结;粗糙地学习,贪婪地汲取新知识,却很少让这些知识真正地有产出;粗糙地处理与周围人的关系,包括同事和父母。

回到原生家庭,如果不是因为今年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我可能会继续地这么粗糙地生活下去而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后,我慢慢地意识到,这个新家庭的氛围、文化,应该是由我和我的妻子来营造,而不是继续受父母的影响。而在父母影响下的家庭氛围,让青少年时期的我,有非常多次想要逃离的念头;而很多夜不归宿的晚上,刨去跟父母解释的这个那个表面理由,实质上很多时候我就是想要逃离,逃离父母无尽的争吵和母亲不停的抱怨。

如果说,婚姻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投资,那么对于当代大部分人来说,这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投资;但是原生家庭无法选择,幸福或不幸,是当初那对青年男女在某个时刻就给你定好了的。夫妻需要持证上岗,而父母不用。

百度上对原生家庭是这样定义的:原生家庭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指儿女还未成婚,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新生家庭就是夫妻双方组成的家庭,这样的家庭不包括夫妻双方的父母)

我此前从没有对原生家庭或者家庭关系有投入额外的关注,今年的疫情让我有深入了解的机会,也让我去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1. 为什么父母爱争吵?

  2. 父母争吵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以及对我自己的家庭以后可能产生什么影响?

  3. 我和我的妻子可以做些什么来改善我们的家庭环境和氛围?

  4. 我和我的妻子想要什么样的家庭环境和氛围?


带着这几个问题,今年我看了2本有关家庭&心理的书和一部关于家庭的电视剧,它们是

  1. 《你当像你飞往你的山》

  2.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3. 《摩登家庭》

看完这些作品,内心多有起伏,但是似乎依然不能很好地回答上述问题。直到最近在看吴军老师的书,他在《见识》一书中提到,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缺乏见识、爱和规矩。当下的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于是我打算结合这三个点,审视一下自身和家庭的情况:

我不确定此时的父母,在多年争吵的炮火之下,是否还爱对方;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爱我和我姐姐,以及这个世界。

在我记事以来,父母之间似乎很少有轻松的、愉快的交流,大部分时候,父亲都是不耐烦和暴躁的语气,而母亲则多带怨气,抱怨父亲不听她的话、抱怨父亲头脑封闭、目光短浅,但她又无可奈何。我不知道几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是否和他们的影响有关,或者说有多大关系,事实上我此前一直没有过把我自己对感情的处理和父母对感情的处理做联系,更无从谈起判断两者之间有多大的因果关连。在我主动结束的感情里,我确定我没有渣,但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前进,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不会爱人。

而对子女的爱里,他们曾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希望用他们无微不至的爱为我们争取一条人生坦途。但是很多时候可能只是起到了反面的效果。与大部分没有文化的父母一样,望子成龙,却又不知道教育方法,只能从别人那里听说,从小学时的哪些学科更重要到大学时的哪个专业更加好。我有几件事记得非常清楚,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非常盛行奥数,因此也出现了很多奥数补习班。我爸也没落下,给我安排了一个周末的补习班,有一次周末我在家里做语文作业,补习奥数的点到了,但我还没有做完作业,于是就问父亲今天能不能不去了。但这是借口而已,实际上我并不喜欢奥数而更加喜欢语文。父亲恼火极了,一把抄起我的语文作业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并且赏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巴掌。

还有一件事是高中时期,那时候非常喜欢打篮球,放学后就算牺牲吃饭时间也要打球,周末自然是要往球场跑的。但是很多个父亲在家的周末,我都被关了禁闭。父亲的理由很简单,打篮球你能打得过姚明吗?你能打成职业球员当饭吃吗? 不行?给我上楼学习。跟这个事情类似的还有学吉他,高一遇到一个开明的年轻化学老师愿意教我们弹吉他,但是父亲也是以学业为重的理由没收了吉他。去你的篮球梦、音乐梦。

我不知道这两个和其他类似的事情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但是我自己觉察到的一点是,我一度在学校里和职场初期表现地比较叛逆,前者让我产生了一定的厌学情绪,后者可能让我在刚毕业的前几年里过得不顺利(当然,也有可能大部分人刚毕业都过得不好)

最后,对于朋友以及乞讨者的慷慨,我想是受父母的影响居多,虽然本身不富裕,但是他们对于上门乞讨的乞丐、左邻右舍却很大方,也从不占人便宜。


见识

我认为父母之间大部分的争吵的原因出现“见识”上。这可以拿一个具体的事例来体现。

父亲是一个好胜心很强而且很要面子的人。差不多我大学毕业那年,他和母亲开始做草莓种植的生意,每天起早贪黑,十分辛苦。父亲精耕细作,东西做得确实不错,不管是田埂的修葺还是果实的质量都经常有人夸。于是他慢慢也觉得自己在附近的农户里面是最好的。他相信自己的管理经验。在12月底的时候寒潮来袭,全家都劝父亲赶紧给草莓大棚加保温措施,比如在大棚里面点上炭火。母亲也非常着急,一直不停地催促父亲,并且说谁谁家都做了什么措施、谁谁弄得很好。可是不管母亲怎么催促,父亲还是不紧不慢,直到低温天气来临的前一天才迟迟地把大棚改造好。

父亲种植期间,没有见识过这么低的气氛,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低温不会弄坏草莓。但是我们知道,他之所以没有立即采取行动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母亲一直拿别人家说事,似乎在说父亲不专业。这可是摸了父亲的逆鳞,所以跟很多事情一样,不管母亲说的到底是否正确,他就是为了反驳而反驳,而不在乎最后能否把事情办正确。这在很多时候让家庭蒙受了损失。

这件事情的结果是,大棚密封没有做好,风倒灌进去把整个大棚给掀掉了,冻死了半个大棚的草莓导致损失好几万,对这个事情的处理上,父亲心灰意冷,决定放弃整个大棚,最后在叔叔的极力坚持下才进行紧急抢修,最后挽救了一半;而母亲除了积极抢修,她对这个事情的后续处理是,此后几乎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她除了跟我们俩诉苦、抱怨,还找了好几位邻居、亲戚,诉说父亲的不是,试图证明她在这个事情上的正确性。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见识问题?首先是父亲他自己没有积极地去学习草莓知识,只顾着盯着地里的活儿,并且也听不进去我和其他人的低温警告,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损失的发生;而母亲则是没有意识到,她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和邻居诉苦抱怨,除了宣泄一下情绪,获得左邻右舍的点头同情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规矩

不知道现在的社会还有多少家庭会有白纸黑字的家规,我们家没有明面的,而且言传身教的似乎也极少,我的印象里,父母几乎没有明确地跟我说过家里的规矩或者教导一些处世的规矩。他们教育程度低,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延伸开来,家里也几乎没有什么仪式感,以至于我到成年都从来没有过过一次生日(人生第一次生日是女朋友给安排的),虽然家里的经济状况不至于无法支付一个生日蛋糕。更不用提在母亲节、情人节这些节日里父母之间有所表示。

60年代生的人,虽然不是从战火纷飞的年代走过来,但也是经历过不能吃饱饭的年代的,我自然不能苛责父母太多。遗憾和惭愧的是,大学毕业前我也从来没有给父母过过生日或者在节日里送礼物表示一下,因为这会让我感觉非常奇怪和尴尬。

虽然家里没有规矩,可是家人之间的距离貌似非常得遥远。

-------------------------------------------------------------

Tara Westover用她的亲身经历写就了《你当像你飞往你的山》,书中写到她的父亲是一个极端的宗教主义者,而母亲是父亲的绝对喉舌。他们禁止家里的孩子上学,并且从来不让他们去医院看医生,他们不相信学校和医院。因此Tara在17岁前从没有接受过学校的教育,她的哥哥腿部严重烧伤,也只是在家里接受母亲的土方法治疗。Tara觉醒后,决意要去接受学校的教育,并且揭露长期对她施以暴力的哥哥肖恩的各种野蛮行径。父亲便以断绝关系做威胁,并认为她是被魔鬼上了身,要帮她驱散魔鬼。而Tara最终意识到,父亲要驱散的,不是魔鬼,而是真正的她自己,只有这样,父亲才能完全地控制Tara。

最终Tara打破了原生家庭的枷锁,先后获得了牛津和哈弗的教育,不同于其他困在家乡和父母阴影下的兄弟姐妹们,她有了独立的意识和看待这个世界的视角。

相比Tara,我可以说是蜜罐子里长大的。但长期以来,我都待在父母争吵营造出来的迷雾里,我不知道这究竟给我和姐姐的性格带来哪些影响,但是我明显自己意识到的毛病有容易不耐烦、不注重倾听。

除了初中时期虚荣过一段时间,希望父母给我买名牌衣服,其余时候,我对他们的愿望和要求,仅仅是希望他们不要一直争吵,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因为常年累月的沉闷或者烦恼,我的额头一直有道川字,就算是放松状态也明显可见)现在我决定走出迷雾,不再让它来影响我在工作中的表现,以及我自己家庭的氛围、价值观。

此刻,我在父母的房子里码字,可以说在经济上还是依赖着父母,所以我自然没有资格去批判他们;我也不是一个loser,更不是一个拿原生家庭当挡箭牌的loser。事实上,我有些犹豫把这些写下来发表在平台上,这样把自己的原生家庭暴露出来(大家知道家庭对于人的影响的重要性)但是,现在在我的理解中,原生家庭的问题,包括生活工作中一大堆其他的问题,就像是写在一张人生答卷中的考题,并且这张试卷是揉起来的,就像当年被父亲揉起的语文作业一样。当我把这些问题一个个写下来,审视它们,就像把这张试卷给展开来,我才有审题的机会,然后才有解题的机会。如果我选择视而不见,这些难题则永远解不开。

而发布在平台上,则是想学习大家有没有碰到类似的难题,又是如何解这道题的?

懂事以后,我已经试了很多年,也烦了很多年,劝解父母不要吵,但是没有用,现在我放弃了。因为如果成功劝他们不要吵,意味着成功地改变他们的一些价值观、人生观,这无异于愚公移山,太难了,我根本做不到。于是考虑了一阵子,暂时想出下面几个方法:

  1. 争吵过后,母亲喜欢拉帮结派地说父亲的不是,此前的很多年我也是偏向于母亲,然后指责父亲。此后在一些母亲抱怨的时刻,我选择当“聋子”,然后迅速转换到其他轻松的话题

  2. 父亲要面子,因此以后我和妻子决定把天平往他这边倾斜一点,在一些事情上多认可他一些(特别是当我们单独相处时)。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全家人都帮助母亲指责他,那么到最后出现很严重的事情时(比如生病)他可能都不会跟我们分享

  3. 多赚钱,让他们至少在经济问题上不要吵或者减少争吵


不幸的童年需要用一生去治愈,而原生家庭带来的理性不足、缺乏安全感、见识短浅(不要误会,我爱我的家庭…但是就跟所有事情一样,家庭也都是不完美的),以及职业初期和学校里养成的散漫、不良作风习惯(起点低,怪自己),可能也需要走过很多路,学习很多知识去弥补和改正。过程是可以预见得到的痛苦,但是缓慢或者蜿蜒前进,总比停在原地感概时运不济的好,那只会培养一个真正的loser。

GET EDUCATED.

1.jpg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Lee小侠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16)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Lee小侠

伪知识分子,尚爱折腾;外贸进阶路上,摆弄瓶瓶罐罐。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