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三宝妈
2021-03-06 15:45

从-2万到 1500万的“财迷”蜕变记(上)

之前心血来潮写了篇《“财迷”萌芽记》,本该接着写《“财迷”成长记》和《“财迷”蜕变记》,却迟迟没动笔。近日看大家都在写房子的那些事,我再次心血来潮聊一聊自己跟房子的陈年往事吧。

我不是暗夜学员,但从小就对房子种下了情结,源于身边的人和事。

房子的情结——家的回忆

我出生在粤北农村,父亲有四个弟弟。这么一个大家庭,真的是够“热闹”的了。兄弟一般都好相处,妯娌间只要有个人爱煽风点火,吹吹枕边风,鸡犬不宁的事情就会时有发生。我父亲是有点傲气的人,我母亲善良老实,情商不高。于是,我父亲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搬家。他在祖屋对面跟村里人换了一块地,盖了间小平房,开了个小卖部,想从此清净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在农村,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一大把,他们时不时地在我爷爷那嚼嚼舌头,让爷爷对父亲有了些许成见。

父亲决定再搬远一点。于是他去了一趟香港,挣了点钱,在镇中心买了间一层楼的平房。那是个狭长的房子,虽说三面见光,但前后左右被遮挡后,几乎晒不着太阳,终年阴冷阴冷的。印象中,家里的厨房、洗手间、楼梯,被整改过几次,格局不好,怎么整改都于事无补。随着我们渐渐长大,一层楼的空间不够住了。我爷爷的一个老朋友,女婿是卖水泥的,让我父亲先赊账,把房子盖起来,以后有钱再慢慢还。至今,我们家人都念着这个已离世十几年的叔公的好。我父亲找了村里的几个堂兄弟,手把手地盖起了二楼和三楼。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可是,我心里非常不喜欢这栋楼的格局。我常常做着白日梦,幻想着如何把这栋楼推倒了重新设计重新盖。回归现实,我可以掌控的事情是,隔三差五地把自己的房间布局变换一下,让自己的幻想似乎不那么遥远——其实一直遥不可及。

我和哥工作后多年,曾多次试图说服父亲把这栋楼卖了买块地皮重新盖栋舒服点的楼房,父亲不同意。要不把它拆了重新设计重新盖,自己住也舒服,将来出租或出售也能有个好价钱。父亲还是不同意。他说这里是他的根据地,是我们的成长地,有很多回忆和情感。时至今日,我都搞不明白父亲为啥那么固执。情结,能当钱花吗?前年,父亲突然决定回农村老家盖房。我内心是不赞成的。从投资回报的角度,要盖也得先盖镇上的啊。最终我忍住没说。也许,我们年轻,求的是效率;父母年老,图的是回忆吧。

房子的情结——有钱的任性

我高一高二是在珠海读的,学校倒闭后,经老师的引荐,我有幸到了另一所私立学校读完高三。那所学校的老板是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听说学校运营其实是亏本的,开发商每年要倒贴很多钱给学校。我当时非常不理解,做亏本的买卖,傻不傻啊?我同学要么是官二代要么是富二代,他们见多识广,格局比我高得多。他们跟我说,这买卖其实并不亏。开发商把学校名气打响了,房子自然是不愁卖的。哦,原来还有这操作。

学校从全国各地招聘了很多特级教师,任教达到一定年限,开发商就送一套住宅。优秀的老师会派遣到国外进修。我记得高三的数学老师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后来派到澳大利亚进修英语,回来后直接去国际部任教了,工资翻倍。老师的孩子就读本校,学费也是优惠价。过去二十多年了,曾经教过我的一些老师,还依然在母校任教,看来忠诚度很高啊。

我们校长理念超前,几十年前就实行走班制,语数英按照学生水平高低分成几个班,因材施教。比如,偏科的同学,可能语文分在A班,数学在B班,英语在C班。不管哪个班,都是优秀的老师,不会有任何歧视,每个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闪光点。不仅如此,老师会根据学生的特长给出选科建议,我选的是化学,只有4个学生,实打实的小班制。我觉得所谓的因材施教,对于寒门子弟,是很奢侈的事情。对于家里有矿的,就是钱就能解决的小事。

在我的认知里,好学校是好校长、好老师和好生源的综合沉淀。好生源比较难判断。过去,不少人认为官二代富二代似乎就是败家子。而我认识的同学里,并不是这样的情况。他们不仅智商高,情商也特高,看问题格局比较大,读书也很勤奋,也比我们想象中的能吃苦多了。

印象中,开发商在那里简直就是造了一座城。城里有学校、医院、超市、会所、农场、高尔夫球场、别墅、洋房、高层……不出城,也能满足生活所需。要是在城里待腻了,有到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等城市的业主专车,学生免费乘坐。如果让我回忆学生时代,最美好的时光,应该是高三莫属。

班上有个语文学霸,她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别墅区,很有钱。高考前,家里人看她偏科太严重了,数学差了点,就豪掷了100W在北京给她买了套房子,弄了个户口,就为了个北京高考的名额!100W,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的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我一年都花不了1000元),可人家就跟平常买菜似的,花出去了,天壤之别。后来我那个同学高考也挺顺利,进了不错的一本。那些有关天价学区房的新闻,我是信的,真的是贫穷限制了想象。

房子的情结——学位的魔力

大学到了上海,我一直在做家教,也教了不少学生,有些教的时间比较短,有些教的时间长达3-4年。之前,我以为上海作为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应该是处处都崭新崭新的高楼大厦吧,怎么有些房子挺残败不堪的呢?经常会看到在窗户外晾晒的衣服被子,我不解,难道房子没阳台的吗?记得我第一次去一个学生家,一进门,我愣住了:客厅里摆了床。原来这既是客厅,也是房间。我感觉上海有些人家的居住条件,竟然远远比不上我老家那栋我一直瞧不上的楼房啊。我同学说,还有更难以想象的,几家人共用厨房和洗手间的。那大半夜上洗手间岂不尴尬了?我教过一个单亲家庭的小女孩,家在长宁路附近,家门口就是殡仪馆。有几次家长临时把上课时间调到了晚上,我每次去上课都吓得双腿发抖。还有个学生,爸爸是台湾人,妈妈是上海人。家在我们学校附近,很普通的电梯房,不上档次,他们在上海其他地段还有套别墅,周末才过去住。我想不通。我上海的室友说,很正常啊,为了孩子就读我们校门口的附小呗。在我眼里,房子不过是个睡觉的窝,压根看不到居住属性外的其他属性。

后来,我把接手的家教活筛选了一遍,留下了几个家里有钱的。教得最长时间的一个孩子来自广东,那时候我大一,她小学三年级。她家在古北。我很喜欢古北,每次去家教都心旷神怡,那里就是我来之前想象中的上海吧。后来,室友告诉我,古北应该算是富人区之一。有可能,我教的那个学生是书香门第,爷爷是退休的大学教授,奶奶是医生,外公是工程师,爸爸是大公司的总裁,妈妈是银行的财务总监。我觉得他们是真正的富人:有学历,有能力,有钱,有修养。如果让我回忆大学生活,最幸运的是遇到这么温暖的一家人。每次我上门,他们都非常亲切地称我为“小陈老师”,没有一点架子。他们做了很多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仍然感动的事情:总是提前把10次的家教费一次性支付给我,用信封装好,避免了我每次离开前讨钱和数钱的尴尬;总是在夏天的时候,分给我一些从广东快递过来的新鲜荔枝;总是在中秋节的时候,给我大酒店的月饼券……甚至在我毕业后,得知我来到深圳,他们也盛情邀请我去孩子的外公外婆香蜜湖家里住。无意中得知,孩子的父母早就在深圳香蜜湖富人区买了200平的大房子。

记忆的匣子一打开,有点刹不住。等到孩子上五年级的时候,他们居然搬家了!从古北搬到了江苏路,房子普通的简装修,也许搬得比较匆忙。我不理解,干嘛放着古北那么好的房子不住啊?室友告诉我,那个孩子就读的江苏路五小,是名校。哦!原来如此。后来,等到我大四的时候,他们又搬家了。新家在浦东新区世纪公园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别墅区,孩子初中准备就读外国语学校。那些年,听说孩子的爸爸读了博士,孩子的妈妈一边工作一边在学英语准备技术移民。那时候,浦东还相对偏远。大学本地同学把来自浦东的称为“乡下人”。毕业前的某一天,孩子的父母要出差,只有保姆和孩子在家,不放心,刚好是周末,叫我过去陪孩子住了2天。第一次住在豪华的别墅区,前面花园,后面果园,保姆有单独的房间和洗手间。陪着孩子在小区骑自行车,路上随处可见外国小朋友。这是不一样的圈子,让当时的我恍如隔世。

我毕业后,一直和他们保持联系。后来他们移民加拿大,在那里买了房子。那个孩子后来考上了西北大学。和很多移民国外的人眼光不一样的是,等陪到孩子考上大学后,他们居然带着在国外出生的另外2个孩子回到了上海。后来,他们又搬家了,换了个别墅区。2个孩子就读的是国际学校。不管身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他们一直没有错过国内房地产蓬勃发展的机会。这是怎样一种高瞻远瞩的眼光?

优秀的祖辈,优秀的父辈,优秀的姐姐,也一样优秀的弟弟妹妹。这种优秀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几代人的努力叠加,让他们的起点越来越高,目光越来越远,格局越来越大。作为书香门第,孩子的父母享受到了知识带来的财富,对孩子的教育路线有非常清晰明确的规划,并知行合一。穷人不解富人怎么越来越富,富人不解穷人怎么越过越穷;差劲的人不解优秀的人怎么越来越优秀,优秀的人不解差劲的人怎么越过越差劲。不同频率罢了。我大学认识的有钱家庭,都是靠知识致富的,而且越优秀越努力,孩子也会潜移默化被正面影响。与他们相处,会感觉到那种优秀是由内到外散发,自然而然,让人舒服。事业,家庭,孩子,一个都不落下,才是真正的优秀。

房子的情结——昂贵的开支

在江苏路家教的那段时间,我又找到了几份顺路的家教,在附近的嘉里华庭。刚开始教的是一家香港人,男主人是外企的品质经理,女主人有ACCA证书。小孩在耀中国际学校上幼儿园,听说学费10万级吨位。他们住的房子是男主人公司帮他租的,一个月租金上万计。所有这些开支,他们居然不需要自己掏腰包,公司会买单。他们在香港有2套房子,经历过金融风暴,告诉我一个成功经验:看准的事情,得果断,下手要比别人快,尤其是买房。

后来,经他们介绍,我又接了2家外国人学普通话的家教。其中有家的男主人是英国人,女主人是菲律宾人,他们有3个孩子,也读耀中。他们的房子,也是公司给租的。他们的开支,也是公司买单的。这一年下来,得要上百万的开支吧。

我很震撼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为了让高层安居乐业,愿意支付如此昂贵的成本。没进过大公司,格局小,见识短。有些时候,我们以为不可能的事情,也许只是我们的格局受限,自己想象的不可能而已。相比人才,那些我们看来昂贵的开支,对企业而言,不过是零头罢了。我还真有个同学,在深圳获得了后备人才上百万的住房补助。

这就是知识的魅力。尤其年轻人必须要有这个信念,否则很容易在徘徊中迷失方向,丧失前行的动力。

房子的情结——疯狂与躁动

大四的时候,我室友说,家里准备把正在居住的徐汇区田林新村的老破小卖掉。有次期末考前要熬夜复习,我去她家住过一晚。那个约莫80多平的楼梯房,虽然小区有点旧,但房子里面保养得非常好。室友的妈妈是典型的上海女人,很会精打细算,会持家,总是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她爸爸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当财务,有内部名额,买了徐汇区一个小区的新房。他们年前把旧房子挂80万左右,一直没有卖掉。等过了年,差不多毕业的时候,我室友说,房子卖掉了,居然卖了100万!我们都觉得太不可思议太疯狂了吧。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我更是看不懂了。

毕业后,父母催着我赶紧回广东,不得留在上海。我不情不愿地回来了。第一站,投靠在广州大学里工作的亲哥。过了招聘季,网上投的简历石沉大海。偶尔来个面试,我去到市区,唉,不喜欢广州。眼缘不对,动力就不足了。闲了2个月,我回了趟老家。刚好遇到在深圳龙华的表姐,她随口一说,怎么不去深圳看看呢?对啊!第二站,我投靠了在布吉老街租房子的叔叔。第二天,一个人,一张地图,我逛完罗湖的人才市场,就跑去中心公园周围瞎逛。一见钟情,就待在深圳了!

很快,我在当时的深圳福田中心区的投资大厦附近找到了份外贸业务员的工作。老板是外省的,但是很有前瞻眼光。他买了几百平的写字楼,在深圳成立外贸部,高薪聘请了有留学经历且在香港工作多年的外贸经理。还在城中雅苑买了2套100多平的住宅。听说,那时候才9000元左右。我心里暗暗激动,深圳这么好的地段,房子居然比上海田林新村的老破小还便宜,看来我是来对了。等我攒够了钱,也要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小一点。那个时候,我真的敢想,身上还背负着读大学时欠下的2万元助学贷款呢,还没算上家里的其他负债。

听说我来深圳工作了,在香港的三婶就约我去罗湖口岸附近吃饭。在我几个婶婶中,就属三婶最善良,她对谁都很友好大方。她还比别人有眼光。我的奶奶和其他叔叔都去申请香港的公屋,但我三婶偏不。她咬一咬牙,在香港定居后没多久就在天水围的嘉湖山庄买了个新房,大概50平方吧,一家五口虽然挤了点,但氛围比公屋好太多。买房的时候,我父亲还帮他们挑了个风水绝佳的朝向和户型。家族那么多堂弟堂妹,就三婶家的3个孩子最争气,全部在香港读了大学,2个堂弟都是学霸,一个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一个高考失利读了普通的大学,但毕业后进了某银行总部,有领导才能和高情商,深得领导喜欢。就从这一点看,三婶当初买房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改变了一个底层家庭在香港的命运。

在深圳落脚后,我发现当时布吉街有个独栋的新楼盘,听说单价才3000多。我布吉的叔叔很不屑,我倒是很想买。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借钱买房。跟一个人借肯定行不通,可以同时跟一群人借。跟每个亲戚朋友各借5千到1万,凑够几万,买个10来万的房子。同时,我再额外找点来钱的路子,重操老本行,教外国人普通话。深圳的外国人没有上海多。住在城中雅苑的有一天,电梯里进来一个印度人。于是我就跟他搭讪,成功说服他跟我学普通话。这个外快来得轻而易举。我坚信以我未来的发展潜力,完全买得起一个单间,在房价不猛涨的情况下。同时,我又花了1500元报了个西班牙语培训班。我仔细观察过了,几个同事英语很溜,又有几年工作经验,我想超越别人,又不跟别人抢单,得独辟蹊径。我觉得西语是个巨大的又被同事们忽视的市场,会助力我提升业绩,挣到更多的钱。

最后,我借钱买房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夭折了。原因是我终究抹不开脸面跟人借钱,感觉有点丢人。加上计划赶不上变化,2006年和孩子爸拍拖,又因公司突发诡秘的气氛我不得不匆匆辞职,我的生活从市中心转移到了龙华郊区。孩子爸在富士康上班,在龙华弓村租了个农民房,几百元的租金,空间大,光线好,房子新,每个月工资到手几千元,日子还挺逍遥自在的。我是个爱折腾的人,一辈子窝在弓村,我可不乐意。我问孩子爸,来深圳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享受深圳的资源啊。深圳的资源在哪里?肯定是在市中心啊。那时候我眼中的资源就是深圳的图书馆(没办法,格局就那么小)。那我们窝在弓村有啥意义?

后来我们就搬到了梅林关的澳门新村,离市区近了一点。我有个前同事,在梅林关书香门第买了个新房,好像5千多一平吧,花了30多万。我很羡慕他。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房子。后来我算了下我和孩子爸两人的工资,虽然首付还没着落,我每个月挣的钱用来还助学贷款和家里的债务,孩子爸挣的钱用来做生活费,跟人借一点,买10万左右的房子,压力在可控范围内。我其实很想让孩子爸问一下家里是否能借一笔钱,不啃老,以后肯定还上,但是憋住了。孩子爸对钱没什么概念,也不曾想过问问家里。要是当时张一下口,啃一点老,也许会少走很多弯路。人生就是这样,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不是谁都有一步登天的本事。

梅林关有个惠鑫公寓,空房一出来,很快就被租掉。后来我得知,深圳的农民房中,还有一种房叫做小产权房,没房产证,但是有人买卖。10万左右就能买到,我犹豫着要不要买一套,但思来想去,还是不敢入手。我从小就特没安全感,借钱买房,却没有房产证,估计我每天都会睡不着吧,岂不是花钱买罪受?旁边还有个潜龙公寓(好像是这个名字,不太记得了),环境比惠鑫公寓好些,小户型,封闭式管理。结果一打听,这个房子只租不卖。

对面有个荒废很久的别墅区(如今好像是星河楼盘),我们经常在那一边散步一边嘀咕:这片房子,为啥荒废了那么久都没动静呢?难道房地产真如网上那些“砖家”所言,不会继续涨?那时候经常泡在网上看有关房子的各路专家文章,什么房地产泡沫很快就破,越看越晕。任XX说房子会涨,大家又叫他大炮。当时看不清房子的本质。

那时候我每天从华强北来回梅林关,老塞车,在路上浪费好几个小时。我跟孩子爸说,得搬到市区去住,去享受市区的资源,否则还不如回老家呢。

让孩子爸从富士康离职。随后,孩子爸做过短期的炒汇,考过保险从业资格证,做过地产中介跑过写字楼。有一天,他很沮丧地跟我说,从小到大,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也不缺吃穿,从来没为钱烦恼过。如今每天为钱绞尽脑汁,很不习惯,很迷茫。我惊诧,不安。惊诧的是,我从小就习惯了为钱伤脑筋,我以为每个人为钱伤脑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安的是,我当初和孩子爸在一起,就喜欢他对钱看得很轻,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把他推进了钱的漩涡。反省完自己后,我觉得生活中很多事情不能揠苗助长,否则会适得其反。最后,我鼓励孩子爸回到IE老本行,这是让他自信而且绽放光芒的领域。他很快就在科技园的台资厂找到了对口的工作。

我们在田面新村租了个单间,白天都得开灯终日不见阳光的那种,租金1500元。离我上班的地方走路也就十来分钟。我们很满意。那段时间,感觉日子在一点一点好起来,我在公司接了个轰动的大单,在同事的帮助下,非常顺利地分批出完货,拿到几万的提成,请部门同事在华强北大吃了2顿,帮家里还了一部分债务,给自己留了助学贷款的待还本息。我们每天饭后就去旁边的中心公园散步,时不时对着城市绿洲畅想一下未来。要是这辈子,能在深圳买上这么一套小区房,就心满意足了。

2008年,我开始SOHO。大学在证券公司实习时认识的一个大哥J和他同事来深圳出差。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后来,J给我发了信息,说我眼光很好,找的老公非常不错。他提醒我,得赶紧买个房子了,越早越好,上海的房子那几年涨了很多,他先知先觉已经入手了上海浦东的一套复式。我说钱不够。他说可以借我一点。因为我之前跟孩子爸提起过大学时候喜欢过J,可人家把我拒了,我怕孩子爸误会,就没敢提借钱这事。我的人生走了一些弯路,跟我不懂借力有很大关系。性格决定命运吧。

2008年金融危机,福田的星河放出1.2万的特价房,龙华的金地放出6千的特价房……我渴望买房的火焰一直在暗暗燃烧。手里只有5万存款。先买房,还是先要孩子?最后还是决定在合适的年纪,先要个孩子吧。房子可以缓一缓。看别人的故事总是很精彩,却很难复制,置身现实,我们很容易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地鸡毛仍浑然不觉。

房子的情结——漫漫看房路

2008年底,我们计划先租个光线充足且带小区的房子,利于孩子将来的身心健康。刚好亲戚所在的公司在宝安新安湖花园有很多套房子,员工内部租金才1500元,近80平的3房,还带2个阳台,满足我想要的一切条件。欣喜若狂搬家,趁机又跑去宝安中心区看房,深业新岸线、第五大道、金泓凯旋城……把那一带的新小区看了个遍。1万左右的单价,我心动了。可是孩子爸乘着金融危机的风,一直给我鼓吹枕边风,说降到6千不是梦。

搬家没几天,发现自己怀孕了。三天两头就出现先兆流产的迹象,天天以泪洗脸,心态也完全崩了。每天躺在床上,不敢乱动。哪还有心思考虑房子的事情。临近春节,医生说得住院保胎一段时间。最后我豁出去了,与其保来保去保不了,那就顺其自然算了。于是,没听从医生不能坐长途车的建议,我还是回老家过年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过完年回到深圳一查,居然还有胎心!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抓不住。

这时候,公公突然主动给了孩子爸一点钱,说是资助我们的首付款,我们真是无意中托了在肚子里的大宝的福气啊。公公和孩子爸坚信,房价会跌到6千,可以再继续观望。我不以为然,但钱不是我的,说话自然不敢硬气。

2009年,一门心思安胎,不敢到处乱跑。每天晚上,孩子爸就陪我在小区散步聊天。顺便把新安湖小区每栋楼的优缺点研究透。中介说有房源,我们就去看。预算总价在60W左右的3房,其实能淘到。可一旦把这个小区研究透了,就会发现很多户型的弊端,总想继续等待更好的户型出来,不想留有遗憾,导致迟迟没有下手。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有看到2套心动的房源,一套是新安湖带电梯的高层里带院子的一楼,一套是冠城世家130平左右的精装二手房,可是价格都135万以上了,不敢奢想。

生完大宝,把孩子放在老家,我回到深圳继续看房。前同事W一直都在积极看房,最后在南山前海入手了新德家园40平左右的二手房,50万左右。房子改成了2房一厅,小两口住住,挺舒服。几年后他又入手了前海花园,躺赢。我觉得他是我所有同事中最有买房眼光的一个。我们因为要考虑公婆以后来深圳帮忙带孩子,必须买3房。看了南山的英达钰龙园、前海花园、星海名城……高不成低不就。

2010年无意中接到一个大单,是我以前忽视的品类。后来我趁机调整了产品线,专注这个细分市场多年,也确实挣了点钱。这是后话。

2011年怀了二宝,我们租的新安湖花园从原来的60万,一下子窜到了100多万。亲戚所在的公司打算把这批房子卖掉,不租了。亲戚跟我说,可以拿到员工内部价,可以少3-4万。我斩钉截铁说不考虑,还签署了租客没有购买意向的协议。这么个老破小,100多万,抢钱呢。

2011年是我人生的低谷期。婆家发生了些原本与我宝安亲戚有关却又莫名其妙牵扯着我的事,导致大家关系非常紧张敏感,稍有不慎就能引爆炸弹,大吵一架。想念在老家的大宝,肚子里怀着二宝,我感觉非常疲惫,身累,心更累。我不想走我父母的老路,不想跟公婆关系弄僵。于是我跟孩子爸说,搬家吧,越远越好,我想重新活。

我想回到华强北,毕竟那里是我产品的主场。但是看了一圈房子下来,像样点的租金4000元了。买不起房子,还租不起房子了。有点心灰意冷。经同学介绍,在布吉三联玉石文化街租到了不错的农民房。整层楼,2个大房间,超大客厅,光线好,租金才500多!那里的农民房规划得不错,住起来也算舒服。那些年,孩子爸接触了证券,学了点理财,经常给我算账:家里几十万的存款,通过理财,收益能覆盖租金和生活费呢,结论就是买房不如租房。乍听起来,挺有道理的。我这么一个商学院毕业的本科生,竟然被他那套歪理绕晕了。

在那之前,我们了解过安居房,提交了资料。第一年没轮上,好像排名在5000左右吧。后来我们研究了政策,以我们家的情况,将来会超生,条件不符。再后来,我们又研究了限价房,还特意开车在周围转悠了几圈,也没轮上。再往后的安居房源地段更偏远了。我们研究了下户型和实用率,算下来并没有比普通的住宅便宜多少,而且有很多限制条件。索性直接放弃。

其实那时候有很多上车的机会,一一错过了。因为我们只看到房子居住的属性,没有考虑学位带来的升值和金融属性,毕竟孩子还没到入学年龄,没有迫切需求。

2012年,把二宝放老家,把大宝带到深圳。大宝非常粘人,一刻都脱不了手,哭闹,总是要抱。我抱着她买菜做饭做家务回复客户邮件。即使睡觉,她也要我一直抱着,一松手把她放到床上,她立马惊醒哭闹。孩子爸白天去南山科技园上班,早出晚归,无暇顾及。大宝哭,我也跟着哭。

爸妈让哥一到寒假暑假就来深圳帮我带大宝,买菜做饭。我搬家后屏蔽掉来自很多亲戚的负面信息,清净多了。大宝也越来越适应,我工作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玩过家家,在客厅骑车,模仿我打电话签合同的样子。人生低谷期,总是很难熬,却最容易触底反弹。过去有朋友跟我吐槽婆媳关系紧张的困境,我会建议她们必须设法迅速跳离这种恶性循环的漩涡,注意力转移到工作上,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内耗中。争论是非常愚蠢的天真。争赢了理会输掉情,争输了理会输掉心。何苦?柳暗花明又一村。一个离职的老客户回到了原公司,重新联系我,噼里啪啦下了好几个大单。手里有上百万,而且是自己挣来的,硬气了。

三联附近有很多间幼儿园,我天真地以为只要交学费就能直接入读。等到大宝满了3周岁,我们去幼儿园一打听,才被告知得提前一年预约学位。最后好不容易在茵悦之生幼儿园登记了2013年春季的学位。随后,我了解到附近的小一学位非常紧张,有户口没房,等于没戏。那时候,我开始慌了,再也听不进去孩子爸那套理财歪理。我必须买房,让大宝在深圳读上公立的小学。对,我的目标只是普通公立而已,没敢去想什么名校学位。有多少斤两吃多少饭,有多少能力办多大的事。

我把深圳的区域研究了遍。罗湖、盐田没潜力不考虑;福田、南山,太贵,买不到心仪的3房;宝安,好不容易离开了就不想再回去;龙华,没几间学校,学位更紧张了。退而求其次,去龙岗中心城看看吧。我觉得买房,就算是关外,也得买在核心地段,比如区政府附近。因此像布吉、横岗的房子,一直没在我考虑的范围,眼缘不对,学校又少,学位紧张。但是就算不买,我也会去看布吉的房子,目的就是多看,多比较,才能深入了解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找到一种感觉。后来有朋友问我买哪里的房子比较好,我一般很难给出直接的答案,都是建议他们先自己去多踩盘多看房再说吧,看房看多了,就有八九不离十的答案了。这大概就是过去很多年,我虽然去老家去惠州市区去大亚湾到处看房,却没有入坑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即使我后来入手的龙中房子,从投资收益和效率看,不是最优的,也是当下最适合的。

孩子爸毕业实习的第一站是龙岗的一个鞋厂,他印象中的龙岗就是那鸟不拉屎的偏远地方,不愿意去。我说,去看一看嘛,看了不喜欢就pass。好说歹说,他同意了。我说,不要开车去,就坐公交地铁去,感受一下距离。换乘几趟,终于到了吉祥地铁站。我说,从地铁站一直走到区府,感受一下氛围。然后我们就沿着破旧的鸿基花园,走到新亚洲花园,走到花半里和旁边的几个小区。当时家和盛世开盘好像要1.4万了。我们没找中介,自己瞎逛,要先找到宏观的感觉。回来后,我兴奋了,喜欢龙中的环境和房价。孩子爸也觉得,环境不错。于是,我们锁定片区:龙中。同时,我们着手了解公积金政策,挂靠在朋友公司下,购买了公积金。当时公积金的贷款额度与余额挂钩,家庭最高可以贷到90W。

过去那些年,我们虽然也断断续续看了些房子,房价的疯狂也给我们内心带来不少躁动,但却迟迟没有行动,最根本的原因是漫无目的,需求不够清晰明确坚定。有人说,房价是丈母娘推高的,有一定道理。就我身边的亲戚朋友为例,结婚早的生娃早的普遍买房早,结婚晚的生娃晚的普遍买房晚。人生有时候就是得被生活推到浪尖上。我们也是这样。

从-2万到 1500万的“财迷”蜕变记(下)从-2万到 1500万的“财迷”蜕变记(下)https://ask.imiker.com/question/?id=518593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三宝妈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45)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