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EaseB
2020-11-18 20:36

料神新课之心态篇-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今天看了料神老师更新的课程,心态篇,有好几个地方触动我。其实认识米课也是源于料神,之前一直知道料神的人品非常好,这次更新的课程让人更深入地看到了料神骨子里贵重的人品。

以下几点老师提到的问题,我觉得自己都需要好好反思一下,尤其是最后一项,学会感恩。

* 调整自己的心态,做一个积极正向的人;

* 切忌急功近利

* 认识自己

* 学会感恩

今天的主题 -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我想写自己的经历很久了,最近也一直在探索自己的过去,以及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看到课程里的内容感觉不谋而合,由此想写下自己的过往,以便更好的认识自己。

我出生于湖北荆门一个偏僻的小农村,和父母,哥哥一起度过了7年的幸福时光之后,我开始了人生的孤独之旅。

出于考虑以后家里两个孩子读书,父母在我7岁那年决定去镇上附近的农场种植水果。那时候哥哥已经上初中,每周末从镇上的学校去父母那里很近,而我则被暂养在姨父家里。由于妈妈和小姨是双胞胎,爸妈选择把我放在姨父家里而不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加上姨父家有和我同龄的妹妹,两个人可以一起上学放学,这样爸妈对我的担心能少一点。

我家跟姨父家是不同的两个村,相隔不远,迁到姨父家里之后,我便转学到姨父他们村的小学,就这样离开了和我同班的同村同学。

本以为这样安排是最好的,但自从离开父母之后,我开始各种生病,经常不是食物中毒,就是阑尾炎发作,平时只要感觉有一点不对,去医院检查就会发现是发烧了,喝药也经常会吐出来。

就这样在姨父家呆了没多久,我被安排回了家里,跟奶奶和爷爷一起生活,依旧还是在姨父他们村的小学上学。

就这样来回一安排,我成了每天要独来独往的小朋友,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在路上被高年级的男生堵过,也因为要去表姐家里,黄昏的时候一个人穿越村里的大片坟墓地。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需要面对大片的孤独,放学了基本不会着家,因为家里没有人,我也没有钥匙可以进去。

有很多个晚上,我是在表姐家里蹭晚餐,那时候经常觉得在表姐家吃晚餐能让人感觉幸福,很羡慕这样的家庭,一家人在傍晚的时候一起做晚餐,一起吃晚饭,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求。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童年时光,一家人从未这样度过(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泪如雨下),可能我对童年的记忆是从父母离开之后才开始深刻的。

可总归不是自己家,不可能每天都在表姐家蹭吃蹭喝,有时候和玩儿伴散了之后,我就会回到奶奶家(其实是叔叔家,他们一家在市区做生意,一年回来几次而已),那时候家里总是黑漆漆的,关着门,我则是坐在旁边张满草的地上,听着蛐蛐错落有致的叫声,等待着奶奶他们回来,看着满天的繁星,内心无比孤独。

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异常清晰,以至于每次我感到孤独的时候脑海里就会浮现这个画面。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让我放在心里长达15年才放下的人。

在学校的时候,高年级总是有一些调皮的男生会下来我们教室门口玩闹,可能是因为我是外地转学过来的,这些高年级的男同学总是找我麻烦,只有一个男生他虽然也在这群人之中,但从他的行为里我能感觉到善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有些期待这一群男同学下来,这样我可以见到他。

时间很快来到我上五年级,那时候我们小学没有六年级,他去了别的学校读六年级,没有办法再轻易见到他,我开始了对他强烈的思念。

而老天对我不薄,在后来又安排了我和他的几次偶遇,虽然每次都只有几秒,但就是那短短的几秒,让他的样子在我脑海里可以像存放照片一样存放好久。

有段时间,美术老师安排我放学之后再继续上一些美术相关的课,有一次课上完了之后,我在教室里画画,突然听到窗外有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有他的声音,几个男生在教室外说着什么。我当时特别兴奋和激动,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是不是他,等我侧过去看窗外的时候,模糊的看到像是他在窗子外,但很快他就跑去追那些已经离开的男生了,虽然只是很短暂的相见,可是我激动了好一阵子。

后来整个五年级,我再也没见过他。

我开始上六年级的时候,他已经去了初中,听一些同学说,上一届的同学是被分到了一中,由此,我希望我们这一届六年级读完可以被分到一中。

有一次爸爸从镇上回来,去学校接我回家,走了没多远,突然在路上看到对面摩托车上坐的是他,当时真的激动坏了,我试着去平复自己的心情,过了有一会儿,我问老爸,你认识那个人(他爸爸,因为我听到老爸跟他爸打招呼了)?老爸说怎么会不认识,他是谁谁谁,我也不记得老爸当时说了什么,我一直在想刚刚那一瞬间看到他的情形,那一瞬间的他的样子又深刻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一年后六年级毕业了,我们这一届也是被分到一中的,我当时很高兴。但后来老爸说二中的教学质量更好,决定把我转到二中去读,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当时老哥在镇上读高三,二中和镇上的高中离的很近,老爸他们打算在二中和高中之间租个房子,这样哥哥,表姐,我,堂弟,表弟和表妹,我们一大群人可以走读。哥哥当年要高考,所以老爸希望老妈来照顾我们,这样老哥能考得好一点。

就这样我没能跟他在一个学校,但此时,我有了一个坚定的想法,如果说六年级和初中是没得选择,那么上了高中基本就是确定的,我可以跟他在一个学校了(他从小学成绩就很好,我不认为他会考不上高中,只要我这个学渣可以考得上就能实现我的愿望),我决定一定要想办法考上高中。

走读了一年,哥哥并没有如愿考入好大学,考虑我在上初中,家里压力比较大,他没有复读,而是去了一所很不怎么样的学校读了市场营销专业。

我觉得老天对我哥哥不怎么好,对我却照顾有加,就在我读初二的时候,我再一次偶遇他,这一次让我脑中已经快要模糊的那个他的照片,又一次冲洗了一下,而这次对我想要考进高中的推力更大了一些。

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穿着自己最喜欢的一件衣服,拿着饭盒准备去食堂,就在我走下教室旁的台阶时,迎面走过来三个穿白色衣服的男孩子。当我把目光移过去的时候,惊喜的发现,中间那个男孩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他!

我依旧清晰的记得他当时微微歪着头,把胳膊搭在两旁的男生肩膀上,这一刻,我感觉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往前走的时候似乎是没有知觉的,脑袋里一直想着刚刚那个画面。

过了好一会儿我反应过来,往回跑着准备要去找他,而那个我一心想要见到的他却消失在教学楼之中。

到这里为止的每一次偶遇,我都记忆深刻,视为珍宝。他就像一道光,在我内心感到孤苦无依的阶段,给了我十足的精神力量,让我一直有往下走的动力。


分割线

———————————————————————

我平时学习不是很好,最好的时候也就是全班前10,玩玩打打的,但我总是出奇的幸运,每次升学考试我的考试成绩基本都比平时好。

中考我顺利考上了镇上的高中,终于我觉得自己可以有机会再见到他,而接下来的这次见面,无疑是对我的巨大打击。

刚进高中的时候,我变得异常松散,好像达到自己的目标之后就可以什么也不干了,同学们中午吃完饭都会去教室做作业,而我却在宿舍不是聊天就是睡觉,到上课了才去教室,有时候自己也会感觉玩的有一点点空虚。

就这样玩了两个月,期间学校安排了一次考试,不知道怎么的,我的数学和英语竟然考了班上第一,而历史和政治这两门课我始终感觉像天书一样,看到它们,我脑神经回路就不通畅。

当时的班主任是历史老师,他安排我竞选班里的课代表的时候,我感觉特别虚。后来也许是因为两门考试的成绩所以班里的一些同学认识了我,最后选科代表的时候我得到了较多的票数,就这样从来没当过班干部的我居然当了课代表,现在想来连是哪门课的课代表我都不记得了。

第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分班了,分班前的一个晚上,班主任叫上班里的几个课代表,在学校操场的草坪上坐下来,给我们说了好多选文科的好处,我一条也不记得了 - 我只知道,我是打死不会选文科的。

分班之前班里很多女同学,大家也都很活跃,感觉每天都有很多人可以聊天,而分班后班里虽然也有一半的女同学,但明显感觉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和聊天了,我也开始沉默了。

我在理科班六班,班主任是我非常敬佩的物理老师,我对物理很好的老师有一种莫名的佩服,觉得他们的大脑太强大了。

来到理科班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是什么课代表,只是在学校的学生会里面打打杂,值值日什么的,后来干脆连学生会的活儿也辞掉了。

我时常在经过高二教室的时候放慢脚步,想着能有机会在哪个教室门口看到他,整个上学期结束,我都没能如愿。

04年年底的时候,学校举行校园十大歌手比赛,要在班上海选歌手。海选那天,我依稀记得吃完晚饭上来教室自习,第一节自习课被安排来海选,我坐在后面也没怎么关心都是谁在参与海选。

突然前排的几个男同学跳起来让我举手,我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然后前排的同学说赶紧举手,快举手,我还没摸清楚头脑,看他们像是在选什么很重要的人,我不情不愿的举了。后来前排的同学告诉我,是一个他们很喜欢的男生被他们推举去参加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后来也没见那个男同学起来唱歌,连声音都没听到过。

不过前排同学的激烈反应,和班上其他人这么拥护的举动,让我知道了班上有这么一个同学。

有一次上语文课,这个男同学在跟同桌讲话,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这个同学站起来,大家都看出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本以为他会不说话,然后老师就让他站着的,结果前面(他坐在第二排,也奇怪,为什么班上最高的同学能坐在第二排)传来一个重低音,“我不知道”。

我当时心想,不知道估计就不说话咯,竟然这么坦白,直接说不知道,换做是我我肯定不敢这么跟老师说,我不知道,因为老师问的是刚刚讲的知识,并不是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开始对这个男同学印象开始深刻起来。

后来有一次考试之后,班里开始调座位,那时候桌子的摆法是分左中右三个大列,左中右三大列里分别有3小列,一共是9列。

我坐在中间大列里最左边一列的倒数第二排,旁边是一个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皮肤很好,人也好看,而她的右边是一个很低调的男同学(富二代)。

我们三坐在一起一段时间,很平静,就我跟这个女孩子话会多一点,这个女孩子跟右边的男同学很少沟通。

有一次,右边大列里的两个同学吵起来,不是那种动真格的吵,后来才知道是之前那个说“我不知道”的男同学嫌弃他的同桌很烦,时常那边会发出一些声音,我也没有多关注。

过了没多久,那个说我不知道的男同学竟然要求跟别人换座位,这一换就换到我同桌的右边,换过来之后,感觉我们这一排开始热闹起来,每天我同桌都跟这个男同学吵嘴,想起来觉得那时候他们吵的还蛮好玩的。

有一次这个男同学的西装外套破了,他问我同桌会不会缝衣服,忘了当时同桌说的是不会还是说会也不帮他缝,反正就是他找我同桌缝衣服是不可能了,然后他就顺道问过来,问我能不能帮他缝一下衣服,我想顺手的事情就答应了。

第二天他把衣服拿过来给我,我缝完就给他了,完了之后他就开始吐槽我同桌,还用我帮他缝衣服这件事情拿我跟我同桌对比。看得出来我同桌还是蛮喜欢这个男同学的,被他这么一刺激,她有点受不了,然后要求跟我换座位。

就这样,我跟同桌换了一下,坐到这个男同学的旁边了,这个男同学不是一般的爱玩儿,晚上吃完晚饭,从来不来教室学习,每天都是踩着点到快上自习了就来教室。

我跟这个男同学的沟通从以前他总是跟同桌吵嘴,变成了纸质沟通,我们经常上课要沟通的时候,就传纸条,或者用草稿纸,也就是用这种方式,我向他说了过去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男孩子的事。

高一下学期的一天,上晚自习之前,我在高二的一间教室门外,惊喜的看到了自己一直想见的男孩子,可非常令人心碎的事情是,他跟一个女同学在教室外面,直觉告诉我,这是他的女朋友,当时我内心无比失落,心情极度低落的回到教室,我依然用纸条告诉他我看到的事情,也不记得他当时跟我说了什么。

后来是这个稳定且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同桌让我走出了当时的低落状态,我开始将那个他封存起来,并慢慢的享受和同桌这样互相沟通的日子。

就在有一次跟同桌沟通的小纸条上,我告诉他我内心的天平已经慢慢指向他,后来每次考试之后换座位他就告诉班长,我旁边的位置是他的,谁也不许写(那时候是按名次在黑板上去写座位的),有时候他考的好一点,他就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在旁边也写上我,从认识他的整个高中阶段,只有两次调座位是没有跟他同桌。

一次是在他问我们可不可以牵手被我拒绝之后,还有一次是我写在了别的同学旁边,他只好写在我前排的位置上。

我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即便我接受他的请求,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心无旁骛专心学习,而我知道他可能会严重影响学习。事实上他后来消沉了很久,变得完全不想学习,从班里的第四名一直下滑到中等偏下,为了让他不再继续消沉,我告诉他,如果他好好学习,等高考结束之后,我们可以开始谈恋爱。

后来我们又坐在了一起,我努力说服他好好学习,马上要毕业了,他也努力去复习备战高考。

就在高考前一个月的一天,他和宿舍的男同学翻学校的院墙出去上网,遇到学校河南移民过来的同学,找他们收保护费,他们不仅没给,还把人给打伤了。当晚他们一夜未归,在学校附近的渠道上过了一夜。

被打伤的同学事后开始疯狂的报复他们,找了全学校的河南籍同学来教室和宿舍去围堵他们,整个高考前他们就是这样在躲躲藏藏中度过的。

在学校算是呆不下去了,高考前一周他和当时一起去上网的同学们回家了,他家在隔壁镇附近,很容易找到,因此他躲到住的比较偏僻的同学家里,直到高考。

高考的前一天,学校用大巴把全校的高考生拉到市区离考点最近的酒店,两人一间,我和平时玩的好的一个女同学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他特意给我买了早餐还问我钱带够没,丝毫没有提及他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每门课考完下来,他就跟我坐同一桌去吃饭,问我考的怎么样,整个考试只有数学感觉考的最差,那天考试前发生了一件不开心的事,带着情绪在考试,150的总分,我只考了80分,不管怎样,我们毕业了。

未完待续。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EaseB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3)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EaseB

无知,无畏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