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EaseB
2021-02-03 00:40

银行账号被冻结,从着急到淡定,我是这么过来的

5月2日,我和嫂子约好了去亲戚家里玩几天,中午吃完饭,嫂子和她家娃开车过来接了我和我家娃就出发了。


半路上,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一笔二十多万的到帐提醒,我有些纳闷儿,我最近没有这个金额的货款。


没过多久,有个客人联系我,说他准备打款给别人,一不小心错打到我的账户上了,问我能不能还给他。


我回他说没问题,然后他发来一个账户,让我转到这个账户(钱汇过来的时候并不是从这个账户汇的),我想也没想就转了,事后想想,大脑真的不能这么简单了。


当时客人还说,幸好是错打给我了,如果是打错给别人钱可能会要不回来了,我当时还很自得,觉得这是客人对自己的信任。


5月18日上午,老公载着我来公司,我看到办公室门外有快递,进去之后打开手机准备给顺丰小哥付运费,结果付款提示说我的账号异常,我又试了几次发现还是这样。


我意识到不对,赶紧打了银行电话问情况,银行客服说我账号被冻结了,我听了之后人都懵了,客服建议我去附近的银行问一问细节,我打电话告诉了老公这件事,接着赶紧打的去了附近的银行。


银行柜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的账户是被江西靖安的一个姓周的警官冻结的,理由是我的账户和一桩开设赌场的案件有关联。


我要到了周警官的电话,赶紧给他拨了过去,周警官说让我带着身份证和涉案银行卡去一趟静安警察局,我问周警官是什么原因冻结我的账户,但他什么也不肯透露就坚持让我带着身份证和卡过去一趟。


当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叫了的士,躲在银行门口的公交站台下等的士来,有点不知所措。


于是我给老公拨了个电话,他问我是什么原因被冻结还有警察怎么说,我说警察什么都不肯透露,银行说是因为一桩开赌场的案子冻结的,警察让我带身份证和卡去一趟江西靖安。


他安慰我说,没事的,他哥的朋友也遇到这种情况,账户里被冻结了一百多万,冻结了一年多最后也解封了。解封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让我别着急,先回公司再说。


的士来的时候雨下得很大,我坐上车直接去了老公他们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都是亲戚,过去之后我们就在一起讨论这件事,我说那要不就坐飞机去,尽快去一趟。他哥说江西靖安是个特别偏僻的地儿,到了南昌弯弯转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让我老公开车跟我一起去。


后来大家中午一起吃了个饭,哥还特意给我点多了一些牛肉丸,他说今天我遇到这个事闹心给我加个餐,顿时觉得好温暖,虽然全部的钱都被冻结了,但是有大家一起出谋划策,感觉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好像也不那么大了。


中午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睡也睡不着,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又给周警官打电话,问他过去需不需要带其他什么资料,周警官说,把正常做生意的合同,身份证银行卡也带着就行。


我感觉很不靠谱,上次他说带身份证和银行卡就行了,这次又说把合同带上,具体是哪笔款的合同呢?后来他又让我把过去半年的合同带过去。


挂完周警官电话,我又打给了老公,告诉他周警官的信息有变化,并问了下我们具体什么时间去。他说下周再去吧。


过了两天,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一个深圳的朋友,他说他有个朋友在警察局,需不需要帮忙问问看,我说那太好了,帮忙问问看。


他找我要了身份证信息,发给了他的警察朋友,然后问我是不是2号有收到一笔二十多万的款,我说是的,他说是因为这笔款有问题,还说我客人肯定知道有这个事,我是被客人给坑了。


不管怎样,问题还得解决,我把最近半年和这个账户有关的合同都找了出来,到了第二周的星期一我又给周警官打了个电话,问是不是带上合同,银行卡身份证就行了,周警官说是的。我又顺便打探是因为哪笔款冻结的账号,但他还是坚持不肯透露。


我已经知道是打错的那笔钱的问题,但这个钱是错打的,没有对应的交易合同,我带其他订单款的合同去也没用呀,而且我不是原路退回,是打给了客户指定的账户,这就更加百口莫辩了。


老公他哥的朋友是原路退回的,都被牵连到,还冻结一年多,后来跟河南的警察沟通了好久让案子转移到深圳才给搞定的,我这种情况,我觉得去一趟警察局压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想到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想去警察局了,就继续给周警官打电话问情况,到第三周的周一我跟周警官再次确认,是不是带合同、身份证和银行卡,交代清楚,如果他们觉得没问题就可以解封了,周警官又改口了,他说可以不用去警察局了,把合同和相关证据按了手印寄给他就行。


于是我花了些时间把系统里面的和客户的邮件来往还有合同什么的,都准备好,所有资料还全部翻译成中文按了手印寄给了周警官。


隔了一天,我问周警官资料收到了没,他说收到了,他们会看一看再说。


到了第四周的周一我打电话问周警官,我的资料他们看了没,他说还没来得及看。这一周我就有节奏的给周警官打电话,问他们看了证据觉得OK不OK,周警官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于是他告诉我他不是办案民警,让我联系办案民警帅警官。


拿到电话号码后,我立马给帅警官拨了个电话过去,他问我是不是去年11月份收到一个叫XX的款,我当时有点纳闷,怎么又变了,不是今年五月的一笔款吗?但我没提,直接回答警官是的。


他问我收了多少钱,我直接告诉他了,36万,其实那个XX给我并没有打那么多钱,36万是一个订单的款,是两个付款人分了多笔汇给我的,XX付了应该不超过15万,我当时想也没想就把这两笔款混在一起告诉帅警官了,我甚至还透露,两个人一起打给我一共36万,事后想起来当时说话真的都没过脑子的。


从这时起,这个帅警官就开始惦记这笔款了,我每次联系他,他都记得我。


后来我就跟他诉苦,问他怎么样才可以解封,我现在需要钱做生活开销,我家里有老人小孩要养,再这么下去日子过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忽然有个陌生号码打给我,我接过电话才发现原来就是那个帅警官,他说他想了个办法,可以帮我解决问题,还说他们现在只是要冻结涉案金额,只要我带着36万去他们警察局,并把钱打到他们指定账户,我的卡就可以解封了。


我一开始还觉得这也是个方案,我告诉老公之后,他说为什么不是他解冻之后我们把非涉案金额转出来再冻结呢?


然后我继续给这个帅警官打电话,说能不能我们过去警察局,现场把帐号解冻,我们把非涉案金额转出来然后再冻结。他说不行,后来这个帅警官就开始不耐烦,说我们要想解冻就按他的办,不然就让我们等。


挂完电话我开始想,为什么警察这么轻易就可以解冻?有没有可能我的账户本来就是可以解冻了呢?


后来我联系了米课圈里的警察小姐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小姐姐说法院是有这种公户的,专门收涉案的钱,但警察局并没有这样的账户。


跟小姐姐沟通了三四十分钟之后,我捋了一下思路,想想帅警官的行为,他一开始接到我电话似乎对案件并没有那么大兴趣,而是对我账户里冻了多少钱比较感兴趣。事后还换了号码给我打电话说他的点子,且账户说可以解冻就能解冻,他真有那么大权利吗?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于是我给江西靖安的法院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查这个案件,但怎么也查不到关于什么开设赌场的案子,我越来越觉得,我的案子可能已经完结,甚至是可以解封了,但是这个关键时期,警察不会那么轻易的帮忙解冻。


一个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城市,民警如果廉洁一点可能一年的收入也就只有几万块,所以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很好的机会,在利益驱使下,恐怕他们不会“好心”帮我们出主意解封账户。我想这个时候除了等,没有其他更好办法了,于是我连续两天都没联系这个帅警官。


有一次晚上跟亲戚吃饭,有个亲戚提议说下次再给警察打电话记得录音,第二天我就准备了一台能录音的手机给帅警官打电话并录了音(上次接电话太突然真的都没想到要录音),结果后面不管我怎么说他都装作不认识我,录音是录了,但没有录到关键点。


我再打电话给帅警官的时候,他直接改口说让我去一趟警察局,录一下口供把案子说清楚。


后来我又联系了一两次帅警官,问问案子进展,就再也没联系了。我并不是打算放弃了,而是觉得现在应该不需要再联系帅警官了,所以就隔三差五的试试看账户可不可以用了。


我在网上查了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了解到办案快的可能就几天解封,慢的则要半年。如果案子一直没有完,最长可以冻结2年,2年后如果警察没有证据证明账户持有人犯了法,账户就得解封。于是就把这件事搁在一边了,也不去看账户是否解封了,这可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就做好两年不用这个钱的准备吧。


结果又阴差阳错被汇进了几万,一共冻了六十多万在卡里,买完房子我们家几乎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我和老公两个人的生意都需要周转,其实还蛮不好过的。那段时间真的多亏老公的安慰和开导,让我感觉也没多大事了。我们还是该怎么样怎么样,装修,买家具,正常的过日子。


11月的一天中午,我吃完午饭想起来账户的事,然后就给其他的卡转了一笔小款,我惊讶的发现账户解封了。我第一时间打给了老公,说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他问是账户解封了吗,我说是的,他说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就这样账户自动解封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但我一直有看到有不少做外贸的小伙伴说自己的账户也被冻结,甬米群里有好几个小伙伴说账号被冻结的事,有个小伙伴还去起诉了,最后成功了。


前几天看到Wendy说有个朋友账户被冻结了很着急,我看到就回复了,然后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或许对现在还处于被冻结状态的小伙伴有点帮助。


整个事件的复盘,我觉得对这类事情的应对办法是:

1. 如果已经被冻结,做好短期内无法解封的心理准备,积极地想办法去找其他的办法来缓解资金压力;


2.积极联系警察并配合提供证据,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像我遇到的一样,所以积极配合并跟警察好好沟通,从警察的一言一行找到应对办法;


3.如果还没遇到过这类事件,建议把高风险客户的收款账户独立出来,只作收款用,收到款和客人确认后立即转出,里面不要留余额;


4.不同功能的银行账户一定要独立开,我当时用这个卡做了房款卡及按揭卡,真的太没有风险意识了。幸好我们产证上写了两个人名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之后我把生活,按揭,收款,付款还有存款的卡分别都分开了,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即便出了问题,也不会干涉到其他。


最后想说明的一点就是,冻结是特定警官才可以行使的权利,它属于司法行为,是银行的权利之外的行为。冻结运行的方式其实是有冻结权利的警官启动了银行的反洗钱系统,所以是不受银行和办案民警控制的。办案民警并没有权利想冻结就冻结,想解冻就解冻,除非有法院的通知;即便有法院通知,也不是由办案民警执行冻结。


所以划扣银行卡里的钱就更不可能了,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擅自划扣我们账户的钱,除非是得到我们的授权。


警察让我们把涉案金额打到警察局的账户,对于这波操作我一直是质疑其合法性的,警察可以在法院的授权下通知我们去法院交钱给法院的公户,但他们直接把钱收到局里,我认为这是钻空子的行为。如果因为这样操作而损失了钱,我们可以起诉警察。但明智一点的做法是不用理会这种“不合理”要求。


以上有很多观点是我个人的分析,不一定准确。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希望知道真相的小伙伴可以指正,谢谢了。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EaseB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18)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EaseB

无知,无畏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