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快乐猪是我
2021-02-16 17:50

假期收获

小崽叫谦谦,娃爸取名时的期望是让他成为谦谦君子,目前至少做到了谦让姐姐。

两姐弟睡觉,樱桃总是睡在紧挨我们床铺的一边,弟弟睡外边。

假期每天早上醒来,两个娃的第一反应是挤到我们床上来。樱桃是必须挤进爸爸妈妈中。弟弟不贪心,滚到我怀里就知足了。

今早把樱桃忽悠到隔壁房间写作业,弟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马上抢占了中间的位置,樱桃嘟囔道,早知道就不上你们的当了。

三人聊聊天,陪儿子玩一会,听他一本正经结结巴巴地畅想未来,说着长大后想要搭直升机去美国看活火山的事。
奶奶叫了一遍起床,父子俩没反应,奶奶又不辞辛苦地上楼,端着一盘做好的早餐来诱惑弟弟。里面是苹果圈,圈外涂一层鸡蛋牛奶面包糠之类的,炸得金黄。
我不要去走亲戚,慢悠悠地起床,读《大学》,儿子边吃早餐边听,我稍作停顿,他催促说,你继续读。他很喜欢听,虽然听不懂,感受韵律美。

樱桃说她不要去走亲戚,穿上轮滑鞋滑去隔壁找小朋友玩了。
弟弟说他也不要去走亲戚。我想,娃爸这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好说歹说劝弟弟跟着去了。
娃爸说他也不想走亲戚,要写方案。估计午饭一吃,他必定是一分钟不耽搁,带着儿子回家。
我端出鸡汤,带皮牛肉,白菜苔,笋子,煮了个火锅,独自吃个早午餐,想喝杯妈妈酿的葡萄酒,可一早上就喝得晕乎乎的也不太好,改喝养乐多。
樱桃结束轮滑,一个人在楼下看书,我到楼上开机写日志,互不打扰。我们都越来越喜欢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个假期快结束了,感觉好得很。强加在身上的枷锁,一件件拿开,剩下身心自由的自己,只需要好好关照自己的自己。
妈妈属龙,爸爸属兔。妈妈喜欢当家,爸爸乐得轻松自在。
妈妈作为家族里的大儿媳妇,能力也强,又有牺牲精神,三十多年来一直掌控全局,各种操心,付出。
我虽属虎,骨子里更像我爸,不喜欢操那么多闲心。但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之下,总觉得,作为长女,也该像我妈那样,操心多,管得宽。
所以成长的路上,总是忧心忡忡,想很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甚至想扛起整个家族。尤其是大学刚毕业,妈妈病重缺钱的经历,让我在二十多岁时,从来没有过同龄人那种轻松自在的感觉。
这次过年,爸妈聊起他们的计划。
妈妈觉得她在长沙的小招待所不足以容下她的野心,准备再去盘一个。
爸爸觉得他当小包头的事业还有几年光景可以好好干,让妈妈协助他。现在名气打出去了,每次验收,都是拿他包工的工地当样板工程,做事的范围越来越宽,认识的人越来越多,除了目前稳定的项目,各种新机会也越来越多。
妹夫的爸爸还有几年退休,目前退居二线。他走的上层路线,市里领导牵桥搭线入干股,妹夫的爸爸出面接工程,让我爸带人干活。俩亲家倒是不用分彼此,谁多赚少赚都一样。
爸爸说等再过几年,年纪大了,干不动工程了,两口子一起去长沙。爸爸已经看好了一个摆菜摊子的黄金位置,妈妈再去盘个招待所,权当养老了。如今他们五十七八岁,掐指一算,他们已经给自己规划到了至少七十岁,而且干劲十足。我是不用替他们操什么心了。

公公大年初二刚满六十七岁,身体健康,一个人的饭量抵得上我们一家四口。他们家有长寿基因,兄弟姐妹八个,如今都还健在,他是最小的。
之前他在农村基金会当会计,靠着当会计的工资供两孩子读书。靠着晚上打泥鳅的外快,养活全家。
混了二十多年,基金会倒闭了,他们竟然没混到养老保障,很是郁闷了几年。又去亲戚承包的工地上当了几年会计。快六十岁时,他自己说,要退休了,工地上工资也没要到,然后回家一个人呆了两三年。当时家里电视也接收不到几个台,他还拒绝智能手机,也不知道他那几年是怎么消磨时光的。
等谦谦出生,我们接他去帮忙带孩子,这小孙子成了他的整个世界,心里眼里只剩下小孙子。孩子才两三个月时,他就迫不及待想带孩子睡了。之后这几年算是满足了愿望,经常带孩子睡。

疫情期间公婆带着谦谦在老家,谦谦喜欢吃泥鳅黄鳝汤,邻居们总是送。时间久了,公公想,总是欠人家人情也不好,不如自己去打一些泥鳅回来给小孙子吃。于是借回来机子,没想到泥鳅越打越多,多到能卖钱了,然后他又自己去置办了一台机子。
早几年在家,他有些自闭,也不跟邻居们那群老人家去打牌。现在,一起打泥鳅的人要互相交流经验,附近的人要找他买泥鳅鳝鱼,话题越来越多。

我们回家,他也要邀请大伙来家里吃饭,桌子上总会摆上他弄回来的小鱼小虾泥鳅鳝鱼,大家都说好吃。本来也是,新鲜的自然好吃。
公公一再说起去年卖泥鳅赚了一万多块钱,总是哈哈大笑,那种新事业带来的满足感,让大伙都跟着开心。
本来,我一开始觉得,这么大年纪了,夜里出去打泥鳅,既辛苦又危险,赚那么点点钱,没必要。
老公也觉得,把公公一个人留着乡下,显得儿子很不孝顺,心里过意不去,想让他继续跟着一起去长沙住。
公公不同意,他说,去年在乡下一整年,连感冒都没有过,吃得好睡得好,非常舒服。
前几天听他跟姑父聊天说,我现在,只要有泥鳅打,有电视看,就很好了,别的都不需要。

大年初一,我们在伯伯家做客,晚上温度有十二三度,他匆忙吃完饭,一个人回家换上装备,出去了。
大年初二,他过生日,一屋子的客人,吃完晚饭,客人刚走,我们兄弟姐妹围在一起烤火聊天吃零食,他又换上装备出发了。
昨晚上,婆婆端出这几天公公的战果,做了个小鲫鱼汤炖豆腐给孩子们吃,我们吃火焙鱼,青椒炸小泥鳅。老公说,可比过年大餐美味得多,一人干了两杯白酒。

婆婆今年六十三了,帮我带娃四年,身体非常给力,我之前时不时生病躺床上爬不起来,她从来没有过,咳嗽都很少见她咳。
大年初二,早上,十来口人,婆婆煮了两大锅饺子。
刚忙活完早餐,客人们陆续到了,两大桌,中午吃面,九个下酒菜。
晚上吃饭,一大桌子菜。
全是她一个人做出来的。看起来相当轻松,还有空围观牌局。
晚饭后大姑姐帮忙洗碗,我把地坪扫了,她顿感压力全无,想打牌。
姐姐劝她,早点睡吧,这么忙一天,我们看着都晕了。
婆婆说,睡不着。
过了会,公公打道回府了,说今晚打泥鳅的人太多,田野里好几盏灯。
婆婆瞬间像遇上了救星,说你总算回来了,打牌缺人。
于是,公公,婆婆,大姑姐,一家三口又在牌桌上奋战到十二点。
公婆家家风跟我家截然相反。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不管多少天,从来不会觉得无聊,就是烤火聊天嗑瓜子。我妈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所有大事小事,都会拿出来讨论。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爸妈的生意似乎不是那么好赚钱。

我婆婆不这样,他们很少就正事聊天,信息交换基本都是在牌桌上完成,因为我和我老公从来不打牌,所以没能参与到他们的这些信息交换。家里似乎也没啥正事,反正我们自高中起恋爱,工作,换城市,辞职,结婚,买房,装修,生孩子,孩子归谁带,这些都是自己决定好了,或者完成了,再通知他们一声。
我和我妈一样,没事可以很多天不出门。我婆婆没事必须出门社交。在长沙,除了早晚接送孩子做饭做家务,她会去赶两场牌局。晚上不管多冷,也会带谦谦去小区里转悠。
婆婆一直做家庭主妇,家里田里土里的活都要干,手上没啥钱,也不操心家里的经济压力,每天唱歌,打牌,很快活。记得高考结束时第一次到他们家玩,看到婆婆边干活边大声唱歌的样子,觉得好奇怪,因为我们家从来不唱歌,开心时唱几句,是会被我妈骂破锣嗓子的。现在看她每天唱,谦谦也学着每天唱,觉得家里甚是欢乐,音乐真好。
四十多岁时她带了两三年外孙,然后出去打工,在自助餐厅各个岗位上干,煎牛排,做寿司,做水果拼盘等等,都不在话下。
打工七八年攒了十一二万块钱。(我是无意打听她有多少积蓄的,哈哈哈,有一个她去我家坐的士,把包包忘在的士上,我给她打的挂失电话)。

有次有机会,花两万多买了养老保险(郁闷的是,这事他们都没有告诉我们,说是怕不保险,买的最低档),五十五岁开始拿养老金,现在每月能拿个一千四的样子。自从有了退休金后,她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因为周围邻居一般都是没有的。
到谦谦出生前一个月,我妈放鸽子开招待所去了,我大着肚子,独自带着三岁的樱桃。老公回来,我们一起去婆婆上班的自助餐厅,跟她说要她帮忙带孩子。她很是不解,说不是还有一个月才生吗?然后恋恋不舍地辞职,来照顾我们娘三。
昨天听她跟亲戚聊天,说起在自助餐厅打工的经历,她说,那简直是神仙日子。有吃有喝有工资,活不累,还不用自己做饭。神仙日子,这几个字给我震撼还是挺大的,想想婆婆是怎样一种心情,放弃是工作,屈服于当婆婆的身份,来帮忙带娃。
作为儿媳妇,我嘴不甜,不会哄她,在孩子的事情上还挑。总结下来,优点可能也就是,话不多(话只集中在孩子的事上),金钱上不计较。虽然悟出来要讨好婆婆的道理也有大半年了,但实操一般,改进的地方仅限于想挑剔的时候尽量闭嘴。

上次同学聚会才学会了一招,要在人尽可能多的时候,尽可能高调给长辈送礼物给红包,可我就是做不到。年前单独给婆婆包了个大红包,感谢她帮忙带谦谦,也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三秒钟完事。

这几天老公跟我说,你没事学着点给婆婆买衣服啥的,就算她说买的不合适太贵,那也是高调的炫耀,可以买了再退,退了再买。
这活,对我来说难度挺大。

我现在只给我爸买衣服,因为他绝不挑剔,我也买得挺带劲,有成就感。

结婚前,给四位长辈买过浪莎的保暖内衣,被他们批得一无是处,主要集中在价格太贵,之后我就再没买过了。
结婚时带婆婆去逛过一次街,两人都很难受,她应该是不好意思花我钱买贵的,我是本来就不喜欢逛街,也没法跟婆婆像闺蜜一样去享受逛街的过程,最后随意买了点,草草了事。

大姑姐今年过年在家呆了几天,说起她们办门诊的事情,证办下来了,自己家的门面装修好,药柜都备好了,就是姐夫过习惯了打工的舒服日子,下不来决心冒很小的风险辞职。
他们是祖传的手艺,骨科,在当地很有名气,所有表兄弟姐妹们各占一个地盘开诊所开医院,混得风生水起,只有姐夫姐姐一直给他舅舅和表姐打工了二十多年。
然后大姑姐说,我不逼他,我现在日子过得很舒服,儿子读高中寄宿了,我在医院是老太爷,没人挑我,工资低,反正养活自己是够了,他得养活儿子。

然后我才意识到,原来,在婆家的家风里,养孩子的事是归爸爸负责的。而且,年纪越大,越发现老公的个性,行事风格,越来越像公公。
难怪我时不时感叹压力大时,老公总是说,你有什么压力呀,经济压力我扛着,家务婆婆做着,你管好孩子学习就行。

我听这话听了三四年了,以前总觉得他是忽视我的付出,把我对家庭上费的那些心,平衡家庭事业做出的那些挣扎,贬得不值一提。

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原来,是我以为大家对我有很高的期望值。实际上,他们各自都过得很好,并没有对我有那么高的期望。从他们的价值观看来,我的很多感慨,很多内心的挣扎,实际是无病呻吟。
总结下来就是,虽然大家都说中年人最累,上有老下有小。又说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要求太高,得是全才,会持家带娃,还得会赚钱拼事业。
实际上,在我们家,大家各司其职,各自安好,就行。
想通这一点,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很啦,只要,珍惜自己,做自己。太太太开心了!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快乐猪是我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3天2夜学会建站

快乐猪是我

心中有梦,眼里有光,走路带风。大好年华,好好享受,尽情折腾!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