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Hohenheim
2021-03-20 08:18

近日随想

前几天看了陈老的一段在《十三邀》的一段视频,在他和许知远的对话中,我冷汗直冒,陈老的眼睛仿佛可以穿透屏幕撕裂我的防线,我自觉无处躲藏。工作至今我极少关注综艺,十三邀也是朋友推荐才有所关注,看过一期许倬云 许老先生的访谈,只觉个体能清醒到如此地步真的无憾了,透彻非常。

一段视频一段视频https://3g.163.com/v/video/VF3UPBD47.html

我从小就有个梦想,希望能发现这世界上最终极的公式也好,起源也好,规则也好,它应该是唯一的,绝对正确的,先验的,可以推导出世界万物的存在。我知道,听起来有点民科的味道对吧?
6fUVwq.jpg

但我确实和民科没啥关联,我虽受过良好的科学、艺术、道德教育,但并不是科学领域的从业者。大学选了工科,职业选择了乐器行业在工厂里折腾生产线产品研发外贸营销ERP数据库啥的,现在和一群小伙伴化身绞肉机摸爬滚打在通讯行业,看起来都好像和我的梦想没啥太大关联,对吧?不过人生那么长,谁说的定呢?最迷人的就是“不可预知”,虽然我最希望“解决”的也是“不可预知”... 上帝你不会真的掷骰子吧?!别搞我啊...


扯远了,回到陈老那个视频,我看完之后心想:
我费尽心机建立坚固的堡垒,袋鼠却能随意进出,最后发现最底层有个门儿…
我一直对外界吹捧自己的“理性”、“开源”、“包容”、“迭代”,但被戳穿后好像并不是那样,还是把自己揉的不够碎,不够客观,不够坦诚。追根溯源,可能源于我对宿命论的坚定,一直期望有完美的公式推演出一切,只要照着一个方式去做,就能做得最好。但同时也自知这种绝对的有序和先验的正确是不可能存在的,这种矛盾与荒诞的景象在外界看来就像一根紧绷的绳子,随时爆裂… 但它的自我松解可能就像左脚踩右脚上天一样困难,这就出现了另一个矛盾圆圈… 看到很多自认为看穿了世界的人也会讨厌,其实我讨厌的不是他,而是自己,只是一直在自我催眠中不自知罢了。

看了陈传兴 许志远的对话,推己及人也和自己坦诚地进行了对话
究竟做什么对你来讲是有意义的?什么事情是无论你贫穷富裕快乐悲伤与否都想要去做的?脱离了自己人类这个躯壳自己的一切还是否存在?思考形而上的那些东西最终是否会指引到最终的结局?世界最底层的秘密是否是终焉?
人类所有的悲欢、有限性、无力,千万年历史重复愚蠢的错误,基因只能遗传特性却不能遗传经验知识和已存在的东西,整个种群在发展的过程中上限已经被局限,个体又因生命有限其中大部分精力还需要维持肉体有序而无法成为亚里士多德、达芬奇那样真正百科全书式的人…
我贡献自身的肉体或许可以帮助几个人;成为医学家艺术家商人或许可以帮助一群人;成为公知或许可以影响更多人… 但这些影响都会随着肉体的腐败而慢慢消亡… 如果有一个可以持续影响,并且可以在之前的基础上一直迭代的解决方案又当如何?一个系统不因个体的生命局限而悲欢彷徨,可以以大规模在多个维度进行深度进化,一即是全,全即是一,最后全人类的意识合二为一,抛弃肉体后思维量化出来以更快的速度进化,思考世界、宇宙的“答案”,这个答案让我好奇万分,会是42吗?
能看到这里说明你是有耐心的人,但我推测也会有很多人心中冷哼 “无聊,这样的东西有何意义?” 如果是从前的我一定会花大功夫和你们解释这一切思考的源头与发展,但活到现在我也明白了很多东西只有长期和自己对话才能想透彻,你不能也无需让别人理解你。如果恰巧碰到了能听懂你在说什么的朋友,那恭喜你中彩票了,但独自探索我相信才是常态,如果一直抱着希望时刻被理解的心情,那一定会很痛苦。这和以“人性本恶”为基础来对哪怕一点点善都报以感激之情以获得内心的欢喜、平静是一个道理。

Stephen主导的physics project,企图触摸物理学的本源,也被众多业内业外人士吐槽不解,“这啥玩意?”“搞笑的吧?” 其实稍微了解他或者看过他的书的人或者用过他开发的软件,你就一定会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就不会说出“知道了世界的终极秘密又怎样?”这样的话语。

physics projectphysics projecthttps://www.wolframphysics.org/

Stephen Wolfram leads a new approach to discover the fundamental theory of physics. Follow project development as it is live-streamed.


热血少年漫会出现很多理想主义的结局,道德框架内的善恶交织相互拉扯平衡互利共生
人的疆域 局限性 成长曲线最后收敛于的值肉眼可见 成长与进化完全是两说的概念…
因果不变性,从时间线看,宇宙爆炸到坍缩 星系的产生与消亡 种群的发生与灭亡 人赤裸裸来赤裸裸走 肌肉形态的收缩舒张 抽象成一切事物的发生与结束,都是中间粗两头尖的棒槌…
这个世界隶属一个沙盒游戏,结局触发条件可能就是某个种群勘破了GM的底层规则,然后世界再次坍缩成“无”
我们要进化
一个孩子出生前就被诊断出了无法医治的疾病,但被告知如果修改基因就可以避免掉它,甚至成为更完美的人类 ,传输数据就可以快速学得各种技能(黑客帝国),可能现在的道德框架也将不复存在
Cyborg 脑机接口 意识永存 融合 AI 物种进化

image.jpg


于是我买了点书准备更系统了解目前人们在这些领域的探索进度...
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解决方案。人的肉体也好精神也罢都太过脆弱,个体何其渺小,生命何其短暂... 几千年人类一直在感叹,“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并创作了以刺激视觉、听觉、味觉等感官的作品让人的一生没那么“无聊”可以找点事做。但这种一代代的信息交互其实效率并不高,按照现在的话讲就是有“炒冷饭”的嫌疑... 当今人们在底层问题上的思考和几十年前、几百年前其实并无太大差别... 技术的进步好像并没带来这方面认知的“进化”...

以前我会崇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论,一切现状都是合理的,阶层也好,财富也罢,都是要靠自己去争取,嘴上说要万物平等其实内心早已划定了界限,每时每刻都要去拙劣地隐藏自己的鄙夷,现在想来真是丑陋至极。
然后中途看到了灭绝的动物,融化的冰川,被砍去的森林,很多穷苦人的宿命,我开始思考“这真的是合理的吗?我能做什么?”,当然虽然这么想,身体却很诚实,依然利用人性弱点去营销去卖货去享受去掠夺资源。
到现在,心态又变化一些,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的所有抽象与思考都依赖于这具肉身,所以在满足它并获得一些资源后,就可以推动一些事情。“宠辱偕忘”,个体的悲欢与宿命慢慢在概念里淡化,越发可以平静对待很多以前觉得“不可思议”“丧心病狂”的事情,情绪波动慢慢被抹平。如果所有个体的意识合而为一并时间上永续,那就不存在“个体”,不存在“内耗”,高效的思考并持续迭代,这可能是族群能达到的最好的状态。

所以很多小伙伴和我讨论财富、人性等这类问题的时候,都不太能激发起我内心的波澜... 我很想表现地很尊重你们,but你懂得,我这种拙劣地演技一下就会被看穿,因为没有太多刻意训练。
初期的那种鄙夷和自觉高人一等也在慢慢淡化,在平静下来后反而能更深刻体会、理解他人的悲欢,虽不善言辞。

也许很多人觉得我这样的存在既木讷又无聊,假装“理性”又天天“大道理”挂嘴边,我真不怪你们有这种想法,因为这更加证明这个“解决方案”的探索有意义。 真实的被接受度一定不会很高,否则人类不可能只是现在的水平.. 也许这也是大自然的平衡机制,让这个沙盒游戏更长久一些。
对个体而言,思考这种事情对“过好一生”其实完全没有作用,赚很多钱物质丰盈,有妻儿相伴身体健康家庭美满朋友环绕,与其他人对比获得快乐,过完一生就美滋滋,为啥要和这些“苦大仇深”的东西过不去?
我若问我,我也无法回答,我只能用宿命、命运这种词搪塞我自己也搪塞你,我无法量化也无法解释,只觉我应该这样做,就像你对另一个人怦然心动时心里想的“you're my destiny”

并且... 稍微思考一下... 真的觉得我不懂如何去哄别人开心吗。。 还有东拉西扯侃天侃地的话语。。 我现在会把自己这些“端着姿态”的行为归结于以前的教育和自身的,对,某种程度上也属于“缺陷”,需要被解决?。。
嗯,收归说,但我不会改,我不需要讨所有人喜欢,也很清楚这具肉身在干嘛,如果我这么懒得解释你都喜欢我,那我可能就会变“有趣”。

虽然受限于这幅人类躯壳,一堆坏毛病无法完全克服,但仍可以尽所能客观对待事物,坦诚对待万物。

不知有生之年能否看到“永生之日”和“进化之日”的到来,如若不能,那么拖着这躯体走完一生也是有趣的。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1)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Hohenheim

喜欢吉他 篮球🏀游泳🏊撸铁 拳击🥊宇宙 思考 交流 物理 数学 哲学 Stephen Wolfram 维特根斯坦,最近也喜欢看卡内蒂的《人的疆域》。是一个向死而生内心黑暗期待宿命论被证实的人。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