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Susan的外贸江湖
2021-06-04 12:17

怀念,唯一亦师亦友的老师

十多年的学生生涯,唯有一位老师,亦师亦友,走进过彼此的世界。

大学时代,我一如既往地叛逆,逃课是常有的事,我在开学之初,先了解到整个年级每位任课老师的授课风格,只选择上我喜欢的老师的课。当时我们班教市场营销的老师,讲不好课,我知道另一个班的市场营销讲得好,我就果断逃掉自己班的课,上另一个班的课。

我们当时的商务函电课,我觉得英文邮件在于多实践,上课简直是浪费时间,大部分的课也是逃掉,跑出去看英文电影,或泡图书馆,泡网吧,也常常写作,或干脆跑出了校园。

有一次,教商务函电的黄老师,突然点了名,点到了我,同学一片哗然。黄老师问大家,这个同学是好学生吗? 同学说,是啊,她成绩很好的。黄老师从容地说,没关系,好学生可以逃课。

当我死党事后跟我形容黄老师当时的淡定和宽容,我忍俊不禁,对黄老师也不免多了几分好感。下一堂课没有再逃,也主动跟黄老师攀谈起来,意外得知当时五十岁左右的黄老师心态却非常年轻,多才多艺,思想也很开阔,与年轻人交流毫无违和感,早年间他是一家大型外贸公司的总经理,也写过不少炒股的书,我们现在的教材也是他编写的。从其他老师口中,也打听到一些黄老师叱诧风云的往事,可黄老师每次都笑眯眯的,绝口不提过去的事,很平等地跟我交流。

我记忆中的黄老师,身体极好,每天都红光满面,冬天别人穿大棉袄里三层外三层,他只要轻轻穿一件薄外套,还能感觉到热气蓬勃。他跟我说,他几乎每天都要沿着南昌有一条大道跑步,风雨无阻,早已内化成习惯了,身体竟比年轻时候还好。

黄老师总是一脸淡淡的微笑,他吐字比较慢,总是很温和地聊天,但聊到文学创作,他会很细腻地分享感受。他看了我发表在校报上的文章,很是欣赏,记得有一首诗,他反复读了几遍,惊叹以我当时的阅历竟能写出这么老练又灵动的文字。他也把他写过的东西拿给我看,我也很认真地品评。我跟黄老师聊一些思想,分享成长经历,也谈了对未来的憧憬,黄老师从不对我的想法加以评论,他只是作为一个温和的长者,温暖地鼓励我,他说,年轻人,什么都有可能。

但当时对学校发生的某一些事情,以及与一些同学的相处,我显得边缘化,似乎我就是那么特立独行,不合群,不流俗,别人热衷的热闹,我嗤之以鼻,只沉浸在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情中,难免会有一些摩擦和不合时宜。当时只有黄老师理解我,他微笑着告诉我,独立遗世的精神才是大学要传达的真正精神,你不必为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而有负担,将来社会会教给你合群,在这样纷繁复杂的环境中,练出了你的定力,不失为一种收获。

当时我还不是那么理解黄老师,一晃十二三年过去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打怪升级的途中,再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以及黄老师的肯定,才知道性格的密码在当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无论多少次,我怀念大学时光,那段自由求知求索的时光培育了我一生的底色。

我很感谢自己,在有限的环境内,自由地飞翔过。在人云亦云的时代,我始终清醒着,自动过滤外界的杂音噪音,能吸取能滋养到自己的养分。我让思想自由徜徉在图书馆,与古今圣贤交流对话,我有一种超越尘世的满足感,记得那时最愉快的事情之一就是泡图书馆,还记得有一位志同道合的同学,她叫伟燕,我跟她总是不谋而合做“邻居”,互捧几本书,在一瞬间,我们两个就自动隔绝了外部世界,后来我才明白这就叫心流。

我也不停地写诗,写小小说,写文章,发表在校报,给南昌日报,江西日报投稿,无意中认识了一堆爱好写作的校友,加入了校报记者会,跟小伙伴们一起去采访过某些南昌市的风云人物。记得有一次一首诗获得了南昌市征文比赛二等奖,南昌市作家协会会长很开心跟我合影,还把他的包交给我提了一下,他说,你毕业以后加入作家协会吧,先从我助理开始。

我跟黄老师谈到职业方向,黄老师从来不会给我任何建议,他只是听到我的想法之后,帮我多个角度分析分析,在他看来,都是可以的。无论走外贸的路,还是专职走文学的路,只要热爱,只要肯投入,都可以走出一片天地,无优劣之分,更何况一生很长,我们无需计划太多。

之后,我还是选择了本专业的工作,做了外贸业务。我把文学梦藏在了心底,作为爱好,一路坚持。我的性格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无论是很喜欢的事,还是很喜欢的人,我总是本能地保持距离,怕在现实中破坏这份极致的美感,而本能地后退几步,只拥抱我觉得我能承受的东西。

英语,外贸,亲身触碰国外的文化,见识越来越开阔的世界,也是我内心的渴望,只是做业务又是我最大的挑战,我那时候相当内向,与男生与老师说话都会脸红,手心冒汗,清高,又不愿低就,而业务之处最重要的是就是不能抗拒和选择你遇到的任何人,要学着从容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我跟黄老师说起我的顾虑,因为黄老师早已是外贸界的大咖,问他咨询外贸生涯也相当适宜。他又是淡淡地微笑,但很肯定地鼓励我,可以大胆走外贸这条路,只是每个人在这条路上的节奏不一样,他说以我的聪明和悟性,在外贸这个广大的世界,会有属于我的一个位置,立人,立己。

毕业前一个月,黄老师提议说一起吃一顿饭,舍友都很开心他过来,他带了两种食材,教我们做了两道菜,我记得有一道是泡椒鸡翅。饭后,单独跟黄老师聊天,聊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黄老师也是淡淡地说,人生那么长,你今后回忆起来,这些无非是大海中的一丝丝涟漪。

实习了半年,再度回南昌,我找黄老师吃饭,还叫上了那时候的男朋友一起,记得黄老师在南昌找了一个有特色的湖南餐馆,还是他偷偷买单请了我们。我跟男友说了黄老师的事,他也很想认识这么一位有特色的老师,在吃饭的过程中,我们很认真地请教了黄老师感情的事情,那时年轻,看不太清楚职场的走向,同时也认不清感情的走向。经常听过来人说,步入社会,是两个人心智模式的一道坎,也是考验感情的一道坎。

但黄老师也是淡淡地说,投入去爱,享受当下,不迎未来,那无论今后何种结局,你们都不会后悔曾经如此亲密同行过。

男友与我一样,特立独行,满腹不合时宜,但他又非常单纯,纯净,对社会的复杂,他的适应节奏比我慢。他会经常跟我探讨,人心人性的复杂为何会远超我们的想象,一个人如果要坚持自己,要怎么立身立己,读书的时候,我们可以纯粹谈经论道,走出社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就长大了,开悟了,懂得以什么样的分寸去平衡世界和内心的关系。而他更多地在内心和外界之间挣扎,取舍对他来说是一件极其伤害内心自洽的事。而出来社会,本身的现实压力,自己刚调整好的状态,又要被另一个人撕扯着走回头路,能量驾驭不了当时的状态,与男友的心理距离也一步步远离,终究也是没躲过多数人的预言,毕业没几个月就坚决分手了。

以前笃定的天长地久,也逃离不了俗世之樊笼。难怪黄老师一直都是淡淡地,他从不对我个人的经历做任何主观判断和建议,他只是鼓励我大胆去体验,大胆去感受。

多年后,我才发现自己就是正常人,与芸芸众生一样的轮回和宿命,无可逃离,不可幸免。我只是很早就在精神世界开辟了一个天地,但一样地,我跟所有人一样,有所求,也就有所不得,在期待和失望的空隙,激发自身具足的智慧,修自己的功课。而这些卡点,就是我的礼物,天赋的来源,使命的来源,也是我一段长长的意义感修行。

有一天,黄老师突然跟我电话说,他离开了我们那所大学,他整整任教了十年,他要写一本小说,记录这十年的大学执教生涯,我们很开心地聊起了小说的构思。之后多年辗转,与老师的联系越来越少了,不知小说如何了,隐约打听到老师离开南昌,定居北京了。

末了,老师说一句,你不要叫我老师了,我们是往年交,我们是好朋友。

恍惚中,忆及南昌的杏花树开,朦胧,清香,长长的跑道,有老师日不停歇跑步的背影,有我一个个徘徊和思索的瞬间。从前的我们,遇到现在的我,一定会受到很好的款待,如有缘,我期待与老师重逢,听他的细语微笑。

2021.6.4

@阿拉蕾小编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Susan的外贸江湖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14)
最近
最早
3天2夜学会建站

Susan的外贸江湖

外贸江湖摸爬滚打十余年,擅长2B市场开拓和赋能外贸团队,爱好文学、历史、瑜伽,极爱写作、交友和分享。

向TA提问
置顶时间 :

设置帖子类型

普通
新闻
活动
修改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