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BERRYJF
2019-03-12 16:09

BERRY学习所得之情绪管理

经常听到很多小伙伴会提到情绪管理这个词,许多小伙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大致的总结了一下这里的情绪,大多数是指愤怒的情绪,还有就是忧伤的情绪,但是大多数还是指愤怒的情绪。

每当这个时候,我经常会问他们:“你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们的回答是“尽量地跟自己说,不要愤怒,不要发火,尤其是当着孩子的面,尽量的隐忍不发。”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控制自己的情绪。在面对孩子或者夫妻之间,在公司里面对同事,还有跟公公婆婆、父母相处的时候,尽可能的不发脾气默默地忍受。

我们很多时候在日常生活中也确实看到我们的小伙伴们,因为学了很多育儿方面的知识、一些夫妻沟通上面的技巧,都会讲到情绪的失控对家庭的伤害、对孩子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很多小伙伴都会说,那个时候我就尽量的去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情绪爆发出来。

有时候我会问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控制的效果怎么样呢?能够把自己的情绪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吗?自己的感受怎么样呢?这时候大多数人的回答其实是不好的,他们常常说即使我这个时候忍住了,但是我后期遇到同样的事情的时候,我会有更大的脾气。

有很多小伙伴说我忍,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我就发了好大一场脾气,把自己都吓到了。然后在这个脾气发了之后,可能把身边所有人都吓到了。发完脾气之后又会想,我这是怎么了?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这样崩溃,我是不是疯了?

还有一部分朋友,憋的内伤。情绪爆发是一种向外的力量,她为了不去对外攻击别人,就把这种攻击转向对内对自己的一种攻击,导致有人曾经跟我说恨不得自杀,恨不得跳楼。这是一种非常非常极度的对自己的一种伤害,是已经对自己伤害到了那种毁灭和灭亡的那种程度,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失控的一种状态。

我的观点是情绪一旦产生,它是有自己的生命的,不会再受我们的控制,这个时候我们想把它压制住,或者想把它进行一个转化,在短期之内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它的生命力是没有消失的,然后它会一直一直的持续下去。

曾经有一个比较经典的例子,有一位父亲,他早上急着上班,可是吃早餐的时候他的孩子把油撒在了他的衬衣上,这个爸爸非常生气,时间已经很赶了,还不得不去换衬衣。换好衬衣之后,还要把孩子送下楼去坐校车,但是因为他换衬衣的时间里,校车已经开走了。没办法,爸爸又重新打车,把孩子送去上学。结果他自己上班也迟到了,被老板训斥,他自己也是一肚子气,就把自己的下属吼了一顿,下属心情也很不好,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就对自己的妻子大发脾气,下属妻子非常生气。结果这个妻子正好是前面那个孩子班上的班主任,然后就对着这个班的孩子们大发脾气,把孩子们都吓哭了。

我讲这样一个故事是想说,情绪一旦产生之后,就有了极强的一个生命力。它不会随着你想把它压下去,就下去了,它可能会从一个地方转向另一个地方,它自己不停的去扩张自己的生命力,而不会莫名其妙奇妙的就消亡了,它会不停的去放大。

情绪产生以后,要么向外攻击,成为一种愤怒,就是我们所说的发火了,另外一种就是向内攻击,就是伤心,抑郁悲伤。这个危害大家都知道,这种情绪不管是怒火发出来也好,还是向内自我攻击,比如会觉得我怎么这个样子,我怎么这么没用,为什么别人都来欺负我,就是这种对内的一种攻击,他们都会伤害自己肝脏、心脏等,对女性朋友的伤害,还有乳腺,生殖系统,这些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同样的,在对外的攻击之中,会伤害我们自己的人际关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对外攻击时,往往选择的是我们身边看起来成本比较低的那一个人,我们往往不会去选择伤害成本很高的那个人,比如说他是我的上司,我对他发了一顿脾气,或者说他是我的老师,我对他发了一顿脾气,真的可能性是相对比较少的。人都是趋利避害的生物,所以大多数时候会选择去伤害看起来成本最低的那个人,我们最常见的就是我们的孩子、爱人,在其次可能就是父母。、

这个时候可能有人就会讲,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想控制情绪。那么这个时候我就想再一次明确的告诉你,真的没辙,因为情绪是不会受你的控制的。

我刚才讲过情绪它是有自己的生命力的,当情绪产生之后,那我们可以用一种抽离的态度来看这个情绪。我记得有一本绘本,叫菲菲生气了,非常非常的生气,里面有一个描述,就是她头顶上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我们可以想象假如我们看的到情绪,他就像一个暴躁的孩子,在那里大喊大叫,咆哮着,像火一样充满了破坏力,到处拳打脚踢。这个时候你想去控制这个孩子,你可以尝试一下是否能够把他控制的住。

我们经常不得不发现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就是我们除了自己的身体以外,我们其实是很难去控制任何东西的,有时候我们会尝试去控制自己身边的亲人,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指令去做事,爱人、孩子甚至是父母,公公婆婆,但是其实这都是很困难的。甚至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比如说我想控制我的一个念头,我觉得我为什么这么懒惰,别人很努力,我也想努力,但是今天还是算了吧。所以我觉得控制这个东西真的是徒劳无功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对愤怒就更越发显得没有任何的力量。

我们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就任由情绪来去泛滥,肆掠地对待我们的生命吗?我觉得这里面其实是有一个认知的,首先我们要意识到情绪究竟是不是一个坏东西。

我们小时候都学过大禹治水的故事,大禹的父亲用封堵的办法治水,结果失败了,洪水更加肆掠,死人无数。大禹用疏导办法治水,就形成了今天长江、黄河的一个局面,从而带来了良田万亩。

所以说情绪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情绪就像洪水,当你不会用它,你去封它躲它的时候,它就是一个伤人的猛兽。如果你学会了去跟它相处,去引导它,它就能够给你创造出一些美好和幸福!

很多朋友说,你讲的那些我都知道。

但是当我们问自己愤怒是一个好情绪还是坏绪?很多人心中第一个蹦出来的答案就是愤怒肯定是一个坏情绪。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发现我们身边的人愤怒的时候,我们表现得比他还要愤怒。例如孩子当她大发脾气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的火蹭的就冒起来了。还有当你的爱人对一个事情表达的很愤怒,然后他对你大声说话的时候,那时候你比他还要愤怒,你居然敢大声对我讲,你什么态度,往往就是这个样子。因为我们觉得愤怒的情绪是非常不好的一个东西,你现在拿一个不好的东西来对待我,我就用一个更不好的东西再去还击你。

所以我的观点是情绪就像大水一样,其实它就是水,它没有什么好与不好之分,只有说你用的好还是不好,因为所有的文明,其实都是在江河两岸开始孕育的,像我们中国的文明,长江文明,黄河文明。可以说没有水就没有我们的生命,怎么运用决定了我们生活的幸福程度。

同样我们的情绪也是伴随着生命所产生的,我们天生就是带有情绪来的,它没有好不好之分,我们首先要意识到,我们必须接受它存在的合理性。

当我们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比如可能尿湿了不舒服哇哇大哭,要有人来关注我,可能肚子饿了,我哇哇大哭,要人来关注我。

即使是成人,所有的情绪也都是同样带着需求而来的。愤怒这个情绪是我们的一种天赋,它时时刻刻在提醒我们,此时此刻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有一个需求产生的,你必须来看到这个需求,并且尽可能的去满足这个需求。如果你不看到它,它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

人体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但这是一个题外话,比如小孩子发烧。小孩子一发烧,很多家长就慌了说:哎呀,这是怎么又发烧了?其实发烧是人体的自我免疫的一种非常好的一个机制,它提示你现在身体某个部位出现了炎症也好病毒也好,出现的入侵者。你必须要关注这个问题,他可能为了帮助身体的免疫系统去抵抗,把温度升高。降低入侵的病毒的一种活性。同样的理论还适用于咳嗽,还有疼痛。

比如很多人讨厌疼痛的感觉,但是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一个人不会疼痛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我曾经看到过一个病人,他的一个症状是他没有疼痛的感觉,导致他在烤火的时候,他的脚被火严重烧伤,但他没有知觉,这是非常危险的。比如说你在路上,你踩到小钉子之类的,它会提醒你疼痛,你会知道我已经被什么东西扎伤了。如果你没有疼痛感的话,你没有发现被钉子扎入,很可能你会感染破伤风。

情绪这个东西也是一样的,如果你没有情绪,别人就觉得你就相当于没有边界,可以肆意的伤害你。同样你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有什么希望,有什么愿景,有什么需求,这些东西都不存在。你内心里的判断你现在的事情是对还是不对的这个天赋失灵了。

所以说情绪包括愤怒也好,忧伤也好,然后甚至说一些破坏性的情绪也好,其实都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就像我们买的手机里自带的APP,你终生无法卸载。它主要存在的目的就是提醒你,你现在有一个需求承载,你必须看到这个需求,然后并且尽可能的去满足他。

既然说情绪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没有好坏之分,那为什么我们其实日常生活中愤怒、忧伤我们会觉得是一个负面的情绪。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认知呢,我觉得这种认知其实是我们父母,身边的这个长辈们,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

《明朝那些事儿》里面朱熹,朱圣人。他讲的修身对情绪的一个管控。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心学的代表人物王阳明,王阳明认为情绪不是说管控就能够管控的,他讲知行合一,就是这个认知和他的行为是统一的,他喜欢这个东西,然后他就爱他,他不喜欢就讨厌他。所以王阳明其实是尊重这个情绪的。他认为所谓的情绪管理,并不是说我要压制我自己的各种情绪,让我自己成为一个伦常的、规范的那个样子,而是说人天生就会带有自身所有的感觉和所有的情绪,这都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情。

我们小时候,其实父母是不允许我们去表达情绪的,比如当我们不开心。父母会觉得你都吃穿不愁,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可能因为对于父母那一代来说吃穿可能是他们小时候遇到的最大的问题,而在他们小时候心目中可能就种下了一个种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吃饱穿暖,那么他们会以同样的标准来对待我们。他们会认为你吃饱穿暖了,你就应该觉得满足了,你就不应该有情绪了。他们就把这样一个观点强加到我们身上,告诉我们你不应该愤怒,你不应该悲伤,你不应该觉得不满足,否则你就是自私。

父母教给我们的一些东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这些东西变成了我们自己的一个人生准则,当我们愤怒的时候,悲伤的时候,我们首先对自己说你不应该这样。这个时候就是自己在跟自己较劲,这是一个你自己的身体产生的反应,你对自己又进行了一个攻击。同时我们又把我们父母强加给我们的这一套吸收了、消化了,我们同时又把它强加给我们的孩子。当我们的孩子愤怒的时候,我们内心的第一感受是什么,我这么辛苦,都没有生气,你凭什么生气,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我们小时候父母不允许我们生气不允许我们愤怒,我们现在转而要求我们的孩子也不能愤怒。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孩子说:我好忧伤。你可能会觉得小屁孩儿,你多大点事儿你就忧伤,你才多大一点儿,你懂什么忧伤。其实首先你把忧伤和愤怒都定义为一个负面的东西,不允许它存在。所以我们在面对孩子的时候,我们要多一些允许,比如小婴儿想要大人抱他,他哇哇哭,这个时候他完全有资格表达愤怒,而且也是认可的。但是随着孩子稍微长大一点点,我们有时候就不允许他哭,孩子一哭我们就愤怒。这个时候内心里我觉得可能是一种资格感,就对孩子说,你凭什么哭,其实想说的是我都没哭,这么辛苦,我压力这么大,我都没有哭,你凭什么哭呀。

换个角度想,为什么我压力这么大,我这么辛苦,我却没有哭呢,是因为我们从小父母要求我们不管再苦再累也没有这个资格哭。

所以这时候,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的话,我们就明白情绪其实是个好的东西,不是一个坏的东西。当我们看到一个孩子动不动就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在地上打滚,愤怒,踢打。我们应该尊重他,当孩子产生了一个情绪,这个情绪表达的是孩子有这个需求,那么他的需求是什么呢?

同样的,当我们自己突然蹦出一种愤怒感,我们会觉得这种愤怒感是因为哪个点产生的呢?是一种什么样的需求呢?很多时候我们的愤怒感都是有一种无力感产生的,比如工作,在某些方面工作不能及时的给你想要的一个反馈,但是你对他却又无能为力,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一个愤怒的点在那里,如果正好有人碰到你这个无力的点的时候,你就愤怒起来了,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愤怒是在提醒我们要留意心中有一个诉求在那里了,你要注意到它。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如果我们身边有一个亲人,他觉得这孩子怎么都不好,又调皮又捣乱,学习成绩不好,各种不听话,没有前途,天天来说教。这个时候我们愿意听他讲话吗,愿意按照他的意思起来做事吗?我觉得肯定是不愿意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情绪是这样一个小孩,你觉得他各种不好,你觉得破坏力又大,又害人又害己,是个坏东西,我要求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这个时候情绪她会听你的话吗?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做这种自相矛盾的事情,一边我们觉得这个东西不好,我要消灭你,消灭不了,我们就想要劝一劝你,我们假装能够允许你存在。我们做情绪管理,但是因为你觉得他不好,他总是要叛逆的。一个老觉得我不好的人,总要顶一顶嘴,就要故意气气他,对不对?所以说愤怒时不时的就会窜出来,一下子就把你给击倒了,你自己又因为发了一次脾气之后,又会自责,陷入一种自责里面:我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为什么当时就控制不住了?

有时候我们想象,愤怒就像一个坏小子,他满头红发,非常叛逆,就在那里吊儿郎当的站着,就跟你说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不妨想一想,面对这样一个怕你的孩子,我们应该用怎么样的态度去对待他。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向这个孩子很真诚的鞠上一躬,跟他说“对不起,我为我过去的行为道歉。我不该一直那么误解你,而且从现在开始,我允许你自由自在的出现。”当我们允许他尊重他的那一刹那,情绪本身对你的态度会有一个大的改观,他将不会再竭尽全力的去控制你,同时当你尊重他的时候,你也更容易觉察到情绪在提醒你注意你心中的那一个需求。

很多人会说:我们尊重情绪的存在,我们认同他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是为了提醒我们而存在的。但是,可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还是会爆发,那这个情况又怎么办呢?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从来没有一个课程,会在一个小时之内把你的生活翻一个个,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它需要你接受了一个理念,再把这个理念放到你的生活中去慢慢的去检验,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肯定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它需要我们从后知后觉开始。

你可以回想一下曾经因为哪些事情而愤怒,那些事情背后提醒了我们什么?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这段时间我身体不好,我不舒服,但是我又忙于工作,以至于我不能停下来休息,我必须不停地工作,我觉得很累。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客户各种刁难,给我提了很多不合理的要求,还用很难听的话攻击我。我突的就很愤怒,嚎啕大哭。

我们现在分析一下,这个情绪爆发的背后其实反映的是怎么样一种需求? 首先这个引爆的点,可能是客户攻击了我,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的内心感受是我都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来攻击我,我接受不了。

其实这时候,更深的潜台词就是我不舒服,我带着病还要工作。那么你内心里的需求是什么?就是此时此刻你要注意到你的身体,你要关心他,你要好好看一看自己是有这么一个渴求在里面的,如果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时不时的会回头看一看,我的身体状态各方面是不是属于一个自我满足的阶段?

可能前期的时候,这种情绪还会时不时的迸发出来,当我们迸发出来的时候,我们不要对自己压制,我们允许它存在,允许它流淌。同时我们在流淌了之后,我们可以去分析一下,我们甚至感谢一下我们的情绪:我看到你啦,你带来了什么礼物给我呢?让我来看一看,你提醒我哪一点呢?然后你再来觉察一下,当时的这个情绪,随之包裹而来的是你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个什么样的需求?

当这种后知后觉在我们的生活中反复练习的时候,可能你刚开始发完了情绪之后,你还在生气难过、内疚。比如我今天生了一个天的气,或者我气了一个星期。那么当你慢慢觉察的时候,可能你之前气一个星期的,你后来慢慢的气两天就好了,再慢慢的气一天就好了,再后来你生气,可能你生气一个小时就好了。当你的后知后觉做的足够多的时候,你就能够从后知后觉变为边知边觉。

当你情绪涌上来的时候,你马上就会意识到啊,我有情绪了,让我来觉察一下它今天又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呢? 这个时候情绪跟你就是一个比较友好相处的一个阶段,它其实就变成了你的一个感应器,就会时不时的去说:你的身体不注意,你就要注意休息了;你今天这个事情,可能没有做好,你最近可能心理上没有把它完结,让你对自己会有点苛求,你应该对自己进行一个劝解了。它会对你有一个积极点,这个时候它跟你就会成为一种非常友好的好朋友之间的关系。

我自己现在的这个阶段是90%-95%的时间是处于这种边知边觉,就是当我有情绪的时候,我就会马上意识到,我有情绪了,我觉察一下是什么原因产生的。当然也有5%-10%的时间,情绪还是会时不时的都窜出来了,以前可能窜出来之后会持续一晚上或者是好几个小时。 现在基本上当我情绪出来的时候,马上就会意识到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孩子一边在我耳边不停的巴巴巴说话,我先生在我对面巴巴巴跟我说话,我家老人也在旁边一直滔滔不绝的跟我讲最近看的什么电视。三个人同时跟我讲话,当时我的情绪就出来了,我说“都给我安静!”。

说完这句话,我突然心里想,发生了什么?我第一反应就是孩子,孩子立马就委屈了。

我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突然这个情绪就会来到我的生命中?它就在提醒我,其实我最近挺疲惫的,我需要一个独处的时间,我不希望所有人突然在我身边给我很多的信息量,我希望我有一个那么一小段时间能够安安静静的自己待一会儿。

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首先我就去安慰孩子。孩子在那伤心的哭。我就去抱了她,跟她道歉,我说妈妈刚才不是针对你而是妈妈也很累,妈妈需要自己一个人的安静的空间,让我待一小会儿,所以请你谅解,妈妈不是针对你的。妈妈把手机打开给你听故事,妈妈自己一个人到房间里去待20分钟好吗?这个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所以说我觉得我现在处于的一个状态就是一种边知边觉得状态,当然还有一种状态,可能就是说圣人所说的那种先知先觉。就是一个事情不会受他的波动,在事情发生之前,他们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他们的心情也就不会随着这些事情的波动而波动,当然这个是我的猜测。我猜想也许他们是那种状态,等我自己有了那种感受之后,可能我会更清楚一点。稍后会跟大家分享。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6)
最近
最早

BERRYJF

女侠梦,不走寻常路。十一年机械外贸,七年SOHO, 两个孩子母亲,暗夜老师忠实粉丝。 特长:爱学习,认真投入。基本上交代给我的任务,100分能做到85分以上。

向TA提问

举报

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抄袭侵权
违法信息
取消 确定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