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
闻道
2020-01-05 16:31

做SOHO-你准备好了吗?(五)

本篇优秀文章被收录在“SOHO前你需要知道的”专题
8c80e5a65fbb5fdbd7bac54740e705f2.jpg

我的家乡在陕西关中平原离省会西安以西70公里的一座县城郊区,家里有父母和一姐一妹,和我,80年代整个国内经济还很差,那个时候每家每户经济都差不多,一个字穷,但相对于其他地方,我们这里算是交通发达,陇海铁路,西宝公路从家门口经过,人们以种植为主,唯一出路就是读书。

父亲由于自身的成长环境对我们从小要求很严厉,父亲没有读过书(父亲兄弟3人,他排老三),按道理,应该是最小的被宠爱多点,但很不幸,我奶奶很年轻就生重病,我父亲在他准备上私塾的时候被他爷爷赶回家照顾我奶奶,一直到父亲8岁,奶奶去世,2个伯父幸运的读了书,我父亲自此就一直在家里做家务,直到成年被村里当作劳力送去修西宝铁路5、6年,他做的是最危险的工作炸山,大冬天没有棉鞋,穿着解放单鞋或者草鞋,冻得脚和手都留下了后遗症,风湿和手指关节变形,小腿静脉曲张。直到现在冬天脚还发痒,抓的血都出来还是痒。修这条铁路,听说死了不少人,父亲能够回来,自然算是有功之人,县里推荐他去了一所中学的后勤处工作,给了他一个招工的名额和商品粮户口。和他一起村里其他几个人被分配铁路上。

上天跟他开了个玩笑,一辈子没念过书的父亲就这样走进了学校工作了30年。

因为父亲成长环境,平时很是严肃,很少开玩笑,小时候总觉得父亲凶巴巴的,很难亲近,对我们几个姊妹特别严厉,不苟言笑。

我的外婆是四川广元人,由于四川灾害,带着我大舅,二舅来到了陕西,嫁给我外公后有了我母亲,自然母亲从小备受宠爱,读书到了高中,那个年代读书到了高中是很少见的。就这两个差异很大的人被生活安排在了一起。

童年可能是每个人内心最美好,最纯真的模样,可能记事比较晚,感觉自己小学之前还是蛮开心的,上小学后,学习成绩算是中等,但明显感觉父亲变得更为严厉,不许课余跟其他小孩子玩太久,不许离家玩那些太久,不许很多。。。。

那个时候玩具基本没有的,都是跟在大孩子后面玩,自己做各种玩具,每每都被父亲斥责回家。

小学2年级暑假有一天早饭后被几个小伙伴叫去跟一帮大孩子去铁路沿线用弹弓打鸟和捉知了,捉来生剥后涂上自己带的盐巴和五香粉,用泥巴胡起来,路边拣些树枝拷到泥巴干后,那种香味飘出来,10多个小孩子黑脸蛋,黑乎乎的手抓住就往嘴里塞。那种香是现在很难体会的。玩的是那么的尽兴,全然忘记时间。

夏天天气好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烈日档口,一会儿大雨说来就来,不给你一个透心凉好像没人知道它厉害似的。铁路上自然没有避雨之处,我们全部被淋成落汤鸡,大点的孩子说回去了,我们三个小点的一看浑身湿透,又是吃饭时间,这个时候父亲肯定在家,回去免不了一顿收拾,所以3人商量,找个地方躲下雨,等太阳出来衣服晒干再回去。

于是在附近找了个麦草垛,掏了个洞钻了进去,老天好像知道我们的心思,故意跟我们开玩笑,平时夏天这种暴雨都是很短暂的,这次一直再下,一个小时,二个小时还是不见停,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是又冷又饿,但是想着回去肯定会被揍,还是再等等,三个小时还是没有停,这个时候远处有家长叫我们名字的声音传来,我们又惊又怕,几个人商量不吭声,声音由远到近又到远,估计到了下午3,4点钟,雨停了,太阳露出了调皮的笑脸,我们三拖着疲惫的双腿和冻得僵硬的身体撒腿就往家里跑,家里只有妹妹一个人,其他人都出去找我去了,一看锅里还有饭,冷的,吃了再说,赶紧刨了一碗狼吞虎咽下去,换了衣服躲进被窝,父亲傍晚回来后斥责是免不了的。

暑假后面几天就乖乖呆在家里直到开学,新学期领到新书,当老师说将书打开第几页时,我翻书的手不听指挥,浑然无力,再试还是不行,只等着放学后告诉了母亲,赶紧去了县医院检查后说急性心脏病,需要住院,什么?最后查出来是那天被雨淋湿,又冻又俄又怕导致风湿性心率不齐,好在不是大问题,住院了1个月,算是痊愈了,住院期间父母全程陪护,姐姐和妹妹也是他们换着回去做饭照顾下,这个时候虽然感觉他们很辛苦,自己多么的不该,家里养的两头猪也在这一月时间饿的皮包骨瘦,但是看着隔壁病床同样大的孩子,可以趴在他父亲的肚子上吹着父亲肚鸡眼,发着各种怪声取乐,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这么让我这么亲近过。

不知是自己住院这段时间看到了父母的辛苦懂事了,还是打针多了脑袋给开窍了,回到学校,以前看不太明白的数学题,老师课堂讲一遍就全部能听懂,课后很多同学围着我让给他们讲解,放学后经常是5,6小朋友一起做作业,今天去我家,明天去他家,相互学习,这个时候我的成绩不知不觉就窜上去了,期末考试之前中等水平升到全班前3名,小学后面几年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类竞赛拿奖。小学毕业以全年级10几名成绩进入初中(小学6个班)。

进入初一后成绩还是名列前茅,也许是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家里的开支逐渐入不敷出,也许是工作上压力越来越大,父亲和母亲关系越来越差,母亲是那种很随性的人,可以说是什么事都不太愿意操心,但父亲必须事事追求完美,然后就是各种争吵,经常是那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无缘无故就吵起来,我们三姐弟除了劝就是哭,没用,日子一天天过去伴随着争吵,可能刚好到了初中叛逆期,我渐渐的厌倦了这种家庭关系和氛围,找不到一个温暖的港湾,加上90年代初港台很多歌曲,影片开始在内陆风靡,内陆开始认识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多人认为读书无用,毕业赶紧去广东沿海打工赚钱,我们是一所乡村初中,本来就教学质量不高,匪气的学生很多,周围环境就这样,上课男学生打老师,女学生跟老师吵架,老师在上面讲课,男生在后面吐烟圈,看谁吐的花样多,学校的窗户玻璃被砸的一干二净,冬天自然冷的浑身哆嗦,但是方便他们上课时间从窗户自由穿行,进出。几乎每个人手里拿着铁质的文具盒里面装着燃烧的木炭,木炭大部分是学校的桌子,板凳烧制的,教室的桌子,凳子除了四条腿,一个面,其他都被用卸下来,集中到一起,某些男生腰里系一个小葫芦,里面装的是汽油,将汽油浇在那些桌子、凳子卸下来的木材上,划一根火柴,轻轻一扔,伴着呼啸的西北风,火苗一会就窜起来,不一会儿木炭就有了。

我开始不爱学习了,跟着那些“坏孩子”走近了,学者抽烟了,喝酒了,逃课,打架,冬天跟一个同村同学经常逃课,我从家里偷酒,他投馒头和玉米,去学校旁边的砖瓦厂,冬天停止烧窑,但有一两个保留窑温,有一帮乞丐住在里面,我们拿着吃的和酒跟乞丐在里面喝酒,炒玉米和烤馒头吃,和他们吹牛。

初二冬天有天早晨第一节课英语课,老师按照惯例说“谁今天作业没写主动出去,班里自然那几个平时混日子的7,8个人走了出去,我也在其中,课堂里那么冷,又听不懂,外面多舒服,太阳晒着,我们晒了会太阳几个人提意去沙坑哪里练前空翻和空中无影腿,当时少林寺,霍元甲已经很流行了,我们平时为了练功,偷偷将学校盖房子,拆下来的旧瓦当作练功对象,开始5个, 10个垒在一起,单掌劈,后面瓦被我们用完了,用红砖劈,教室桌子,凳子都是横档也不用斧头了,直接用手去劈,我们班有个方丈(平时喜欢穿一个黄夹克)可以单手劈开红砖,有个同学再平地上前空翻,后空翻玩的很溜,我们经常探讨怎么练,这不,今天太阳出来这么好天气正式练功好机会,几个人在沙坑边什么前后空翻,空中无影腿练的正起劲,突然有人说班主任叫我们,这时大家回头发现班主任果然站在不远处叫我们过去,班主任我们号称鬼莫愁,平时为人凶狠,能下去手 ,之前有其他学校几个混混来我们学校打架,他们人多,打完就要跑,被班主任和几个男教师关住学校大门,和一帮本校男生追着满学校跑,抓住打的那个惨,历历在目,我们过去后,班主任说你们精力很旺盛嘛,先走过来每个人屁股踢了几脚,然后让我们去打扫了学校开会办公室,完了还不放过,说刚才谁在抽烟,你们钱很多嘛,那就贡献出来,我们今天的烟是一个同学父亲在某单位工作,经常有好烟,哈德门,平时也就抽大雁塔,325,羊群,实在没钱买,树叶卷在纸里也抽,反正都是一个字“呛”,这是还没抽完的半包被班主任收缴了,不解气,过来每人再用竹竿敲打几下头,最后让我们站在女生厕所门口,7,8个人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哪里,旁边是女教师宿舍,他坐在一个女教师宿舍门口,烤着火,吃着肉夹馍,让我们这样站了一上午,还没完,后面让叫家长,父亲来后,因为跟班主任认识,自然没怎么样,但回去后把我一顿猛批。

就这样到了初三,很多同学自知升学无望,那个时候一个班能50个人左右,能考上高中也就7,8个人,有些人去了广东打工,一些人去当兵了,还有一些辍学务农,初二9个班到初三已经剩下6个班了,我呢?日子也是这样的混着,一次跟一个当兵同学去报名,征兵的那个人看我,说你也是报名的嘛,我说不是,陪同学来的,他说你是个当兵的好苗子,如果你能来我们部队肯定会有很好发展(想我当初为了练功,为了考上体校,每天早晨5点偷偷起床,腿上绑上7、8斤重的沙袋,跟几个伙伴沿着西宝公路,每天10公里野跑还有有点成效,初一还坐在班里前2排,那时160CM不到,初二165,初三已经178了),也心动了,那个时候觉得考学无望(文化课太差了),当兵是个很荣光的事,他们就给我发了一张表,让我回去填好让村里盖章后拿来,回到家后,父亲各种不同意,我知道他是担心家里就我一个男孩子,我们哪里家里两个男孩子会有一个去,一个的都不去。然后跟我讲村里谁去当兵,现在回来没事做,谁当兵,现在不怎样。反正就是各种不愿意,最后也就没去成。

初三的中考自然不用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没有考中。

然后暑假去建筑队做小工,初一和初二暑假卖过水果和菜,虽然很是辛苦,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但还是坚持下来,开学后父亲劝我去复读,本来不想去的,已经对上学不太感兴趣,但是我姐姐的成绩很好,她也劝好去复读,最后硬着头皮去了,到了新班级,没有几个认识的,都是低一年级上来的,这届学生明显好于我们那届,学习氛围也好点,但是每天还是感觉空落落的,提不起精神,每天像霜打了一样混日子,我们的班主任看我每天不言语,老是发呆,平时作文还可以,就让我坐在班长旁边,他数理化很厉害,说是互相帮助,但是我知道那是有意想帮助我,有时我的作文被她拿到班上作范文朗读,政治老师也给我很多“机会”几乎每次上课都会提问我,就这样慢慢的成绩上来一点点,但是离考上高中还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时有一天我发现我们隔壁班有个我们村的学霸,每天几乎早晨6点多到校,中午也不回家吃饭(我们村离学校也就1公里)晚上下晚自习后,教室关灯他一个人在路灯底下看书,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带着厚厚的镜片,我在想他学习那么好,还那么用工,如果我能用他一半或者70%功力呢?

观察一段时间后,我好像找到动力了,每天他6点多来学校,我7点到,在离他不远的路灯下也开始背书,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天寒地冻,冷了就操场跑一圈,再背,晚上放学也是,别人都回家了,只有我和他在不同的路灯下读书,那个时候可能记忆力也好点,一篇古文能背到滚瓜烂熟,什么岳阳楼记,捕蛇者说,出师表,陋室铭到现在都能记住,包括英语,政治,历史课。

就这样到了第二学期,成绩慢慢上来了,离考试还有100天的时候测试已经是全级300多人排60名,老师说这个成绩应该可以上县高中,让我继续好好努力。

后面几个月继续挥汗如雨,每天忘我的复习,考试时我们被安排到另外一个镇的中学,但是考试那几天一直下雨,考试第一天大清早我在公路边等车还没等到,我们村一个女生骑车路过,就让我搭她的车,结果自然我骑车,她坐后面,伞遮不到我,衣服被淋湿了,去了考场感觉狼狈,心静不下来,当天晚上就有点发烧,后面两天考试感觉都是凭感觉,一点都没发挥出来,而且考试的第一天教室外面修围墙,那个时候也没人制止下这种噪音,可能学校想着大雨冲毁了围墙,尽快补上才是,结果我听到那个瓦刀声特别的刺耳,考试一结束,叫上两个哥们,三人冲刺,飞脚,将那堵刚砌好的墙又踹倒了。然后撒腿就跑。现在想想也是不该那样发泄。

但是知道自己这次又考砸了,也没心思呆在家里,Y同学叫我说几个人去西安打工,一看都是村里一块长大几个人,回家拿两件衣服就去了西安。

到西安的第一站是丈八沟荒地里一个混泥土加工厂,专门做市政工程用的路沿板,树坑板,每个都是100多斤的水泥大件,我们的任务就是装车,一个加长13米的车两个人装一车,烈日当空,阳光是那么的毒辣,场地空无一件遮阳东西或者树木,我们两个人台一个水泥板都吃力,何况装车,装一半已经累的趴在哪里不想动了,手上全是磨得血泡和伤痕,装一车简直能要了命,而且发现这里的老板很黑心,一个甘肃的小伙子装车时被砸伤了脚,也不给医治,伤口都腐烂了,每天在工棚里呻吟着,我们干了没3天,实在干不动,就给老板说我们不做了,老板说还有个工地是铺地砖,在小寨十字,那活轻松,让我们去,过去一看活也不轻松,就是铺地砖,比水泥厂能好点,但是经常下雨,本来10天的活做了一月,期间发生一件事情至今难忘,一天有个周至的小伙子来到我们工地说是来西安打工找他们老乡,但是没找到,盘缠也用完了,能不能先在我们这里干,等找到他老乡就走,这里本来就缺人,又是周至的老乡,工头就答应了,做了大概一周时间,小伙子找到他老乡的建筑队,要离开,问工头结算工钱,工头说我们管吃管住,这里不是客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现在老板不在,等老板回来你找他结钱。

小伙二话不说走了,当天晚上跟我玩的最好的同村Z同学值班看场地,我吃完饭没啥事就陪他,结果小伙子带来10来个人过来找老板要钱,老板不在,工头也不再住处,那时候也没其他联络工具,小伙子他们来到工地上,带头一个说我们先拿几件工具走,让你们老板拿钱来换,我们在省军区内XXX工地,我跟Z同学苦劝,怎奈他们人多,我们被他们推搡着,他们拿了2,3件值钱的工具走了。我让Z同学在后面悄悄的跟着,不要被发现,看他们是不是去了那个地址,我赶紧去找工头,结果工头没找到,刚好找到老板,老板也是我们本县人,40来岁,留络腮胡子,个子不高,不怒自威,他等Z同学回来后问清地址,直接跟我们说,你们两个跟我走,到了省军区门口看到有士兵站岗,老板过去说,我们是某某某工地的,找老乡,然后就进去了 ,找到工地所在工棚后,老板说你们一个在外面,一个跟我进去,走到工棚门口,他一脚踹开门,大声说,XXX,在哪里?可能被这突如其来的破门声下一跳,他们楞一下,然后有几个人问你们那里的,找他什么事,老板说“妈的,竟敢拿老子的东西,你们吃了豹子胆,里面有人看势不妙,准备起身抄家伙,老板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将那人踹倒,抄起地上的一个瓦刀说,谁敢动一下,那些人都被镇住了,然后他喊XXX,你出来,那个小伙子战战兢兢走过来,对小伙子说”你跟我走“,然后让我拿起地上我们的工具,让我先到门口,然后一脚踹向小伙子,紧接着一个耳瓜,收留你,你吃我的,竟然抢我的东西,妈的,活得不耐烦了,工钱还要嘛,明天过来拿,老子又不是不给你钱,你拿我东西,又是踹了几脚,然后大声对外面说,我们走。

就这样拿回了东西,小伙子也没敢来拿工资。

之后帮我们做饭的甘肃大姐家里夏收回家了,没人做饭,老板让我和Z同学负责40号人的伙食,我们那个蒙啊,从来没做过呀,每天下午两人骑自行车去附近的朱雀菜市场,买一蛇皮袋黄瓜,一袋包菜,这两个当时最便宜,肉是没有的,我们两人轮流切菜,一起研究怎么弄熟饭,这样做了20天直到这里工程结束。最后竟然可以闭着眼睛切黄瓜,后面搞笑的是村里有人知道我们在西安做饭后,家里盖房子上梁请客让我去做饭,吓死了,这个可不是我能做的。

后面工地搬到大雁塔旁边,那个时候周围都是田地,我们的住宿那个非常环境差,就在地上放几块转,上面放一个床板,上面一个遮阳彩条布,其他再无,旁边是个垃圾堆,晚上除了臭,就是成群的蚊子,嗡嗡声根本没办法睡,用床单将整个人包起来只留下鼻孔,蚊子竟然从鼻孔往进钻,实在没办法睡,就几个人去附近不远处一家西瓜地偷西瓜,进去先拿瓦刀开一个吃起来,还没等再开,地的那头看瓜人已经觉察,放狗过来,我们4个人连滚带爬,每人抱两只西瓜就跑,鞋子都跑丢一只,西瓜也没撒手,最后抱回7只西瓜,我们坐在一个路灯下,用瓦刀开瓜,边唱歌边吃瓜,吃完后将瓜皮扔向天空,最后将另外5只藏在一片草丛里,后面几天中午下工后又吃了几天才吃完。

在大雁塔主要工作是铺设景区旁边的道路路沿和树坑板,人行道地砖,刚开始第一次扛100多斤的道沿,两个人一根竹竿,一根绳子,有几十米距离,扛几步就被压趴下了,起来继续扛,几天后肩膀又红又肿,慢慢的硬撑着也就适应了,能扛起来了,这里发生一件事情,让我对这个老板感觉憎恶至极。 一天我们正在干货,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巴从工地旁边路过,可能是司机没看清,可能是施工没架好电线,一根电夯的电线被大巴车挂断了,工头的侄子赶紧关了电闸,司机下来理论,说是一车人出事怎么办,老板闻讯过来让我们全部拿工具围过去,让一个市政监理和工头出面,自己站在旁边,对我们说,他们如果对方敢动手你们就用镐头砸他们的头,有这么黑心的老板,我们砸了别人,抓的肯定是我们呀,我拉下前面小伙伴的衣角,小声让他们不要动手。最后僵持了1个多小时,旅游局和市政领导都来了,然后他们商量怎么办,车才开走了。

眼看着9月渐渐到来,学生们很快报名上学了。Z同学几次让我跟他一起回去,我们一起玩到大,我们几乎小学,初中同班,他也是跟我一起初三补习一年,他学习一向也很好,只因当时录取率太低了,不到20%,所以他第一年落榜了,但是分数差不多,我第一年差的太离谱,第二年又考砸了,他还想回去上学,我基本是死心了,虽然在这里做着非人的苦力,但是比起来在家里窝着,还不如出来混混,最后他看我坚决,就说陪他问老板要下工资,然后他一个人回,我们工作了接近90天,还没拿过一分钱,当时说好每个月是230元,因为我们是初中毕业,新入社会,比人家少拿70元,但是活没比任何人少干。当老板知道Z同学来意后就各种推诿,现在工期没完,没有钱,你们回去上学有啥前途,还不如跟我干,最后Z同学没办法,就一直跟着老板走那跟到那,也不去工作了,老板看他坚决要走,就说你半途离开只能发一个月工资,我也见识到了老板前面种种黑心和现在所为,就说我也不干了,最终我们两人经过艰苦讨要各拿回一个月工钱,晒的黑不溜秋的,瘦不拉几的,走在村口买了个西瓜回家,路上竟然没被人认出来。

回去后将会等待我们是什么呢?我们的读书梦,高中梦能实现吗?

关注作者,看更多TA的好文章 个人展示
闻道 谁在评论里提醒下这位作者,懒得连名片都没填写。
举报
收藏
转发
0/500
添加表情
评论
评论 (28)
最近
最早

闻道

外贸老人,自从遇见SEO和内容营销后痴迷不已,以此作为事业新的起点和奋斗目标!

向TA提问

举报

举报原因: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抄袭侵权
违法信息
取消 确定

圈内转发

0/104

分享至微信

复制链接

举报

请选择举报理由

留联系方式
垃圾广告
人身攻击
侵权抄袭
违法信息
举报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评论吗?

取消 确定

确认要删除自己的文章吗?

取消 确定
提问
设置提问积分
当前可用积分:
-
+
20
50
100
200
偷看

积分偷看

10积分
我的积分(可用积分)
确认偷看

问题已关注

答主回复后,系统将通知你

不再提示